上一篇: 下一篇:

都天寶照經 蔣大鴻註解 中篇

 

都天寶照經  蔣大鴻註解 中篇

天下宮州總住空,何須撐著後來龍。時人不識玄機訣,只道後頭少撐龍。
大凡軍州住空龍,便與平洋墓宅同。州縣人家住空龍,千軍萬馬悉能容。
分明見者猶疑慮,龍不空時非活龍。教君看取州縣場,盡是空龍擺撥蹤。
莫嫌遠來無後龍,龍若空時氣不空。兩水界龍連生窟,穴得水兮何畏風。
但看古來卿相地,平洋一穴勝千峰。

蔣註:
天下軍州二語,言篇已經喚醒。
楊公之意,猶恐後人見不真,信不篤,故反覆詠嘆,層層洗發,窮追到底,罄其所以然之故。
又恐概說軍州大勢,尚疑人家墓宅,或有不然,故指實而言,軍州如是,墓宅亦無不如是;
只勸世人揀擇空龍,切勿取實龍作撐也。所以然者何也。
山龍只論脈來,平洋只論氣結,空則水活而氣來融結,實則障蔽而生氣阻塞;
肉眼但見漭漭平田,毫無遮掩,疑為坐下風吹氣散之地,不知水神界抱,陽氣沖和;
平洋之穴無水則四面皆風,有水則八風頓息,所謂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之言,正為平洋而發也。


子午卯酉四山龍,坐對乾坤艮巽宮。莫依八卦陰陽取,陰陽差錯敗無窮。
百二十家渺無訣,此訣玄機大祖宗。來龍須要望龍穴,後若空時必有功。
帝座帝車並帝位,帝宮帝殿後當空。萬代王侯皆禁斷,予今隱出在江東。
陰陽若能得遇此,蚯蚓逢之便化龍。

蔣註:
此明八卦之理,即前子午卯酉、屬坎離震兌四卦,乾坤艮巽,又四卦之義也.
所謂坐對,非指山向,蓋四正卦與四隅卦,兩兩相對,故云然也。
八卦陰陽者,指八卦五行,以乾卦領震坎艮三男而屬陽,坤卦領巽離兌三女而屬陰,此先天之體,非後天之用,以之論陰陽,則差錯而敗不勝言矣。
談陰陽者,百二十家,皆此是彼非,渺無真訣,惟有玄空大卦,乃陰陽五行大祖宗,聖聖相傳,非人勿示也。

識得此訣,雖帝王大地,瞭若指掌,特禁秘而不敢言耳。
楊公自言既得至道,不敢炫耀於世,故披褐相懷玉,抱道無言。
然天寶雖秘惜,而救世之心,未嘗少懈,曾於天王經江東一卦諸篇,隱出其旨,世之好陰陽者.有緣會遇,信而行之,頃刻有魚龍變化之徵也。
或云楊公得道之後,韜光晦跡,背其鄉井;隱於江東,俟考。


子午卯酉四山龍,支兼干出最豪雄。乙辛丁癸單行脈,半吉之時又半凶。
坐向乾坤艮巽位,兼輔而成五吉龍。

蔣註:
此皆楊公隱謎,學四正為例,若行龍在子午卯西四支;
長流不雜,雖兼帶干位,總不出本卦之內,其脈清純,故云最豪雄也。
若乙辛丁癸,雖屬單行,未免少偏,即犯他卦,所以吉凶參半也。
言子午卯酉而乾坤艮巽不外是矣。言乙辛丁癸,而甲庚壬丙不外是矣。
辨龍既清,乃於諸卦位中,隨便立向,則又以方圓為規矩,而未嘗執一者也。


辰戌丑末四山坡,甲庚壬丙葬墳多。若依此理無差謬,清貴聲名天下無。
為官自有起身路,兒孫白屋出登科。八卦不是真妙訣,時師休把口中歌。
敗絕只因用卦安,何見依卦出高官。陰山陽水皆真吉,下後兒孫禍百端。
水若朝來須得水,莫貪遠秀好峰巒。審寵若依圖訣葬,官職榮華立可觀。

蔣註:
此指四隅龍脈而言,而舉辰戌丑未為隱謎也。
謂此等行龍,而取甲庚壬丙向者甚眾,必須龍法純全,向法合吉,毫無差謬,而後清貴之名,卓於天下也。
起身路正指來龍之路。八卦本是真訣,而誤用則禍福顛倒,故云非妙訣。
後章八卦只有一卦通,乃始微露消息矣。

收水之法,向云陽用陰朝,陰用陽應,乃卦理至當不易之言,而竟有陰山陽水.陽山陰水;
反見災禍者.則辨之不真,陽非陽而陰非陰也。
得水二字,世人開口混說.然非果識天機秘旨,收入玄竅之中,雖三陽六建,齊會明堂,虎抱龍迴;涓滴不漏,總未可謂之得。
若知得水真訣,即陰陽八卦之理,示諸斯乎。
莫貪遠秀好峰,即上篇已發之義,致其叮嚀之意云爾。


玄機妙訣有因由,向指山峰細細求。起造安墳依此訣,能令發福出公侯。
真向支山尋祖脈,干神下穴永無憂。寅申巳亥騎龍走,乙辛丁癸水交流。
若有此山並此水,白屋科名發不休。昔日孫鐘扦此穴,從此聲名表萬秋。

蔣註:
通篇皆言平洋,此章乃插入山峰者何也?
蓋八卦九星,乃陰陽之大總持.故凡有山之水,可以不論山,而有水之山,不能不論水,若遇山水相兼之地.未可但從山龍而論,還須細細尋求,亦必合此玄空大卦之訣,而後墓宅產公侯也。祖脈必要支山,蓋從四正而論.下穴立向,則不拘干支矣。
此祖脈乃元空之祖脈.非山龍之來脈也;讀者切勿錯認。

寅申已亥,乙辛丁癸,俱屬易犯差錯之龍,故曰騎龍走,水交流,文有殊,義無別。
此山此水而科名不歇者,不犯差錯故也。孫鐘墓在富陽天子岡,木山龍,而收富春江長流之水,故引為證。


來龍須看坐正穴,後若空時必有功。州縣官衙為格局,必然清顯立威雄。
范蠡簫何韓信祖,乙辛丁癸足財豐。亥壬豐隆興祖格,巳丙旺相一般同。
寅申巴亥等五吉,乙辛丁癸四位通。紫緋畫錦何榮顯,三牲五鼎受王封。
龍回朝祖玄字水,科名榜眼及神童。後空已見前篇訣,穴要窩鉗脈到官。
試看州衙及臺閣,那個靠著後來龍。砂揖水朝為上格,羅城擁衛穴居中。
依圖取向無差誤,不是王侯即相公。

蔣註:
後空之旨,屢見篇中,而此章又反覆不已者。
蓋後空不但無來脈而已,並重坐下有水,乃謂之活龍擺撥,而成真空有氣也。
故首句云坐正穴,實指穴後有水,取為正坐也。
古賢舊跡,往往如此。遍地鉗所謂杜甫盧同李白祖,此又引范蠡蕭何韓信,總合此格。
下列諸干支,言不論是何卦位,只要合得五吉收歸坐後,發福如許爾。

故下文即接回龍朝祖元字水,分明指出言朝曲水,抱向穴後,乃回龍顧祖之格也。神童黃甲必可券矣。
篇中又自言後空之訣,已見前篇,然恐人誤認,只取坐後無來脈,便云有氣,不知穴後必須水抱,成窩鉗之形,而後謂之到宮。
若但云空耳,非坐水之空,空何貴焉。砂揖水朝,羅城擁衛,皆就水神而論;穴正居中,指坐穴也。
此節直說出王侯將相大地局法,非泛論也。


天機妙訣本不同,八卦只有一卦通。乾坤艮巽躔何位?乙辛丁癸落何宮?
甲庚壬丙來何地?星辰流轉要相逢。莫把天罡稱妙訣,錯將八卦作先宗。
乾坤艮巽出官貴,乙辛丁癸田庄位。甲庚壬丙最為榮,下後兒孫出神童。
未審何山消此水,合得天心造化工。

蔣註:
一部寶照經,不下數千言,皆半含半吐,至此忽然漏洩。
蓋陰陽大卦,不過八卦之理,而篇中乃云八卦不是真妙訣者,正為不得真傳,不明用卦之法故也。而其所以不明用卦之法者,皆因泛言八卦,而不知八卦之中,止有一卦可用故也。
大五行秘訣,不過能用此一卦,即從此一卦流轉九星,便知乾坤艮巽諸卦落在何宮,二十四山干支落在何官,而或吉或凶,指掌瞭然矣。
俗師不得此訣,妄立五行,有從四墓上起天罡,以為放水出煞之用,如何合得八卦之理。

夫收得山來,乃出得煞去,不知一卦作用,山既無從收,一卦不收,諸卦干支又何從流轉九星,求純棄駁,而消水出煞乎,今日但知二十四山,處處可出官貴,處處可旺田莊,處處可出神童,而不知二十四位水路交馳,果下何卦,收何山,乃消得此水,出得煞去。

夫既不能收山出煞,則其談八卦,論干支,皆胡言妄說而已,何以契合天心,而造化在手也。
天心即天運,非善人合天之家,不能遇也。大五行所謂一卦,即指天心正運之一卦也。
篇中露此二字,其間玄妙,難以名言。
楊公雖指出天心一卦之端,而其下卦起星之訣,究竟未嘗顯言,則天機秘密,須待口傳,不敢筆之於書也。


五星一訣非真術,城門一訣最為良。識得五星城門訣,立宅安墳定吉昌。
堪笑庸愚多慕此,妄將卦例定陰陽。不向龍身觀出脈,又從砂水斷災祥。
筠松寶照真秘訣,父子雖親不肯說。若人得遇是前緣,天下橫行陸地仙。

蔣註:
言章既言一卦下穴收山出煞之義,此章又直指城門一訣,楊公此論,真可謂披肝露膽矣。
此蓋五星之用,其要訣俱在城門,識得城門,而後五星有用,於此作二宅,無不興隆者矣。
城門一訣,與龍身出脈,正是一家骨肉,精神貫通,能識城門,乃能觀出脈,能觀出脈,便能識城門。故笑世人不識此秘,而妄談卦例,從砂水上亂說災祥也。
此以下,皆楊公鏤精抉髓之言,得此便是陸地神仙,父子不傳,夫亦師傳之禁戒如是,豈敢違哉。


世人只愛週迴好,不知水亂山顛倒。時師但知講八卦,卻把陰陽分兩下。
陰山只用陽水朝,陰水只用陽山照。俗夫不識天機妙,自把山能錯顛倒。
胡行亂作害世人,福未到時禍先到。

蔣註:
道德不云乎,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竅,此正丹家所謂玄關一竅。
大道無多,只爭那些子,故曰不離這個,人身有此一竅,地理家須要識陰陽之竅,今人只愛週迴好,而不知那些子,些子合得天機,週迴不好亦好,些子不合天機,週迴雖好皆無用矣。

陰山陽山,陰水陽水,皆現成名色,處處是死的,惟有那些子是活的。
些子一變,陰不是陰,陽不是陽,陰可作陽,陽可作陰。
故曰識得五行顛倒顛,便是大羅仙,世人不諳天機,誤將山龍來脈,牽合平洋理氣,執定板,格陰陽,反成差錯,乃真顛倒也。本欲造福,反以賈禍,楊公所為惻然於中,而有是書也。


陽若無陰定不成,陰若無陽定不生。陽水陰山相配合,兒孫天府早登名。

蔣註:
此節並下節,尤為全經傾囊倒箇之言,而泛泛讀過,則不覺其妙。
蓋學平洋龍法穴法,收山出煞,八卦干支之理,一以貫之矣。孤陽不生,獨陰不育,此雖通論,而大五行秘訣,只此便了。
學者須在山水配合上著眼。所謂配合,自然配合,非尋一個陽以配陰,尋一個陰以配陽也。
水即是陽,山節是陰,陰即是山,陽即是水。故只云陽水陰山,而不更言陰水陽山。
知此可讀寶照經矣,知此者,亦不必更觀寶照經矣。

章氏直解:
陰陽,即來者為陽,往者為陰之陰陽也。
陰山陽水者,當用將來之氣,挨入水中,已往之氣,裝在山上,即為陽水陰山,此陰陽是氣運消長之陰陽,非干支卦爻之陰陽。
又非左到右到之陰陽,又非上元必須離水,下元必須坎水之陰陽;
又非以來水為陽,去水為陰之陰陽也。參透此關,方知生成配合之妙理矣。
水裏排龍,水裏得陽,山上得陰;山上排龍,山上得陽,水裏得陰。
此謂之陽水陰山,陰水陽山也。

上文所謂陽山陽水者此也;所謂山與水相對者此也,所謂江南江北主客東西亦即此也。
孤陽不生,獨陰不長,此天地生成至當不易之理也。
配合,即陽水陰山,陰山陽水,交互相生,來往皆春,此真配合也,苟能如此,自有天府登名之應。


都天大卦總陰陽,玩水觀山有主張。能知山情與水意,配合方可論陰陽。

蔣註:
急接上文,都天大卦,豈有他哉,總不過陰陽而已。
真陰真陽,只在山水上看,而玩水觀山,須胸中別自有主張,此主張非泛泛主張,乃乾坤真消息,所謂天心是也。
山情水意四字,全經之竅妙,今人孰不曰山水有情意,而不知世人所謂情意,非真情意也,識此情意,則是陰陽便成配合;青囊萬卷,盡在個中,嗚呼至矣。


都天寶照無人得,逢山踏路尋龍脈。前頭走到五里山,遇著賓主相交接。
欲求富貴頃時來,記取筠松真妙訣。

蔣註:
上文說到山情水意,都天大卦之理盡矣。
此節又贊嘆而言,此都天寶照,不輕傳世,若有人能得,以此觀山玩水,一到山情水意,賓主相交之處,用楊公訣法扦之,頃刻之間,造化在手。蓋一片熱腸,深望人之信從而發此嘆也。


天有三奇地六儀,天有九星地九宮。十二地支天干十,干屬陽兮支屬陰。
時師專論這般訣,誤盡閻浮世上人。陰陽動靜如明得,配合生生妙處尋。

蔣註:
前篇贊嘆已足,此又引奇門以比論者,蓋奇門主地。
從洛書來,與地理大卦,同出一原,而時師用錯,所以不驗,惟有大五行,是奇門真訣。
欲知此訣,只在陰陽一動一靜之間,求其配合生生之妙,則在在有一陰陽,非干是陽,支是陰,如此板格而已。

蓋動靜,即是山情水意,即是城門一訣,即是收山出煞,用一卦法,
所謂龍到頭者此也,所謂龍身出脈者此也,所謂龍空氣不空者此也;
是名真賓主,是名真夫婦,是名真雌雄。
此篇又提出此二字,與上篇第三章動靜中間求一語,首尾相應,楊公之旨,抑亦微之顯矣夫。

姜氏曰:
中篇一十三節,共一百四十六句,皆申明上篇第三章以下未盡之義,以終平洋龍穴之變。

 

分類: 風水古籍。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