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都天寶照經 蔣大鴻註解 下篇

都天寶照經  蔣大鴻註解 下篇

蔣註:
上下二篇,歷敘山龍平洋龍正變之旨,自始至終,有木有末,文雖斷續,而義則相蒙。
下篇所言,不過前篇餘義,而錯雜言之,無有條貫,每章各論一事,文無承接,義無照應,淺者極淺,深者極深,學者分別觀之可也。


尋得真龍龍虎飛,水城屈曲抱身歸。前朝旗鼓馬相應,下後離鄉著紫衣。

蔣註:
此節專指山龍而言。
真龍之穴,龍虎分飛,非其病也,真龍行急,龍虎之相隨亦急,急則兩砂之末,乘勢逆回,有似分飛,昔人指為曜氣,正真龍靈氣發露之象也。
然情既向外,則人事亦應之,主子孫他方發達,謂之離鄉砂也。


乙字水纏在穴前,下砂收鎖穴天然。當中九曲來朝穴,悠揚瀦蓄斗量錢。
兩畔朝歸穴後歇,定然龍在水中蟠。若有聲為數錢水,催官上馬御階前。

蔣註:
自此以下八節,皆平洋水局形體吉凶之辨。
此節言曲水纏身之格,歇在穴後,正前篇所謂後龍空坐正穴也。數錢水,假借為義,俗而巧。


安墳最要看中陽,寬抱明堂水聚囊。出夾結成玄字樣,朝來鸞鳳舞呈祥。
外陽起眼人皆見,乙字彎身玉帶長。更有內陽坐穴法,神機出處覓仙方。

蔣註:
此言堂氣形局之美。
至於內陽坐穴法,正前為所謂來龍正坐,及城門一卦之訣也,非神機仙術,烏足以語此。


水直朝來最不祥,一條直是一條鎗。兩條名為插脅水,三條云是三刑傷。
四水射來為四殺,八水名為八殺殃。直來反去拖刀殺,徒流客死少年亡。
時師只說下砂逆,禍來極速怎堪當。塍圳街路如此樣,亟宜遷改免災殃。

蔣註:
此節極言直來凶格。
蓋水神最忌木火,以其有殺氣、無元氣也。
縱屬來朝,亦有損無益,況諸路交馳,漏風衝洩乎?旺元猶可,衰運無人類矣。


前水來朝又擺頭,淫邪凶惡不知羞。朝流自是名繩索,自縊因公敗可憂。

蔣註:
此曲水凶格,水神雖以曲為吉,然曲處須節節整齊,乃合星格,若擺頭斜去,及如繩索樣,或大或小,或疏或密,或正或款,皆是吉而凶,縱然發福,必有破敗。


左邊水反長男死,右邊水射少男亡。水直若然當面射,中男離鄉死道旁。
東西南北水射腰,房房橫死絕根苗。貪淫男女風聲惡,曲背駝腰家寂寥。
左邊水反長男絕,離鄉忤逆皆因此。右邊水反小兒傷,風吹婦女隨人走。
當面水反中男當,斷定中男有損傷。左右中反房房絕,切忌墳塋遭此劫。

蔣註:
以上數節,雖義淺而辭鄙,然其應甚速,以其切於用也,故存之。惟公位之分,不可盡拘耳。


一水裹頭名斷城,下後雖發未為榮。兒孫久後房房絕,水到砂收反主興。

蔣註:
平洋穴取近水,三方皆可逼窄,惟穴前明堂,須寬容不迫,展舒穴氣:若一水裹頭,穴無餘氣,雖環抱亦不發,若面前另有一枝水到,則又以接水呈秀,其逼窄之氣,有所發洩,反不為凶爾。


茶槽之水實堪憂,莫作蔭龍一例求。穴前太逼割唇腳,不見榮兮反見愁。

蔣註:
穴前池塘,水聚天心,名蔭龍水,本為吉局,若硬直深坑,形似茶槽,既非佳格,或明堂寬曠,猶未見凶;更加急葬,穴氣大逼,則有凶無吉矣。
同一穴前池水,形局軟硬,立穴緩急,其應不同,不可不深辨也。


玄武擺頭有多般,未可慳然執一端。或斜或側或正出,須憑直節對堂安。
擺頭直出是分龍,須審何家龍脈蹤,大山出脈分三訣,未許專將一路窮。

蔣註:
玄武水來,本合後空活龍之格,宜為正坐之穴矣。
然亦須詳其來法,以辨純雜,定吉凶,未可執一也。
蓋水有偏出正出不同,惟直節對堂安,乃是真玄武水,若擺頭曲來,而又直出言去,一曲一直之間,龍脈不一,是謂分龍,不必分兩道而後謂之分龍也。
須察其曲來是何脈,直去是何脈,細細推詳,而後可定其何家蹤跡?以便下卦。

若是水大,則不止一宮之氣,正坐是一脈,偏左又是一脈,偏右又是一脈,故云分三訣也。
論坐後之脈,精詳曲當,搜剔無遺,乃至於此,可謂明察秋毫者耶。


家家墳宅後高懸,太陽不照太陽偏。必主其冢多寂寞,男孤女寡實堪憐。

蔣註:
此節後空之義,因世人都喜後高,故復叮嚀如此。
人但知後高為有坐托,不知其掩蔽陽光,而偏照陰氣,生機斬絕,人口伶仃,故有孤寡之應也,可不戒與。
予觀人家穴後,有挑築兩三重照山,以補後托,未有不大損人丁,甚至敗絕無後者;利害攸關,特為指出。
此節單言平洋格法。若是山龍之穴,則又以後高為太陽正照而吉,後空為太陽失陷而凶。
讀者莫錯誤會也。


貪武輔弼巨門龍,方可登山細認蹤。水去山朝皆有地,不離五吉在其中。

蔣註:
此節及下文九星,皆指形局而言。
蓋見其星體合吉,方登山而定其方位,若形局方位皆吉,即水去亦吉。
今人動云第一莫下去水地,謬矣。


破祿廉文凶惡龍,世人墳宅莫相逢。若然誤作陰陽宅,縱有奇峰到底凶。

蔣註:
此二節,專言平洋九星水法。


本山來龍立本向,返吟伏吟禍難當。自縊離鄉蛇虎害,作賊充軍上法揚。
明得三星五吉向,轉禍為祥大吉昌。

蔣註:
本山本向,非子龍子向,丑龍丑向,倒騎龍之謂也。
蓋指八卦納甲而言;山龍有納甲本卦向法,皆淨陰淨陽。
其在平洋向法,反不拘淨陰淨陽,而以本卦納甲干支,位位作返吟伏吟,凶不可當。
三星與五吉不同,三星言龍體,五吉言卦氣,消詳龍體於卦氣之中,自有天然向法,可不犯本官,而災變為祥矣。


龍真穴正誤立向,陰陽差錯悔吝生。幾為奔走赴朝廷,纔到朝廷帝怒形。
緣師不曉龍何向,墳頭下了剝官星。

蔣註:
此言龍穴雖真,而誤立本官之向,陰陽不和,至於剝官也。
蓋地理雖以龍穴為重,發與不發,專由龍穴而立向坐宮。
又穴中迎神引氣之主宰,此處不清潔,如玉之瑕,不成美器矣。
致廣大而盡精微,又何可不詳審也耶。此所謂向,非以山向五行起長生為消納也;
亦非小元空生出剋出生入剋入之說;學者慎之。

姜氏日:
以上四節,皆言平洋理氣之用。


尋龍過氣尋三節,父母宗支要分別。孟山須要孟山連,仲山須要仲山接。
干奇支偶細推詳,節節照定何脈良。若是陽差與陰錯,縱吉星辰發不長。
一節吉龍一代發,如逢雜亂便參商。

蔣註:
此等卦理,中上二篇,論之已詳,反覆叮嚀,致其深切之意;
又指明發福世代久暫之應,全在龍脈節數長短,故父母宗支要分別也。


先識龍脈認祖宗,蜂腰鶴膝是真蹤。要知吉地行龍止,兩水相交夾一龍。
夫婦同行脈路明,須認劉郎別處尋。平洋大水收小水,不用砂關發福久。
水口石似人物形,定出擎天調鼎臣。

蔣註:
此節兼論山龍平洋。言山龍真脈,則取蜂腰鶴膝為過峽。
而平洋則不然,只取兩水相交,為來龍行脈,不在過峽上看脈也。
但須脈上推求,識干支純雜,夫婦配合之理。
如此宮不合,又當別求他宮,不可牽強誤下,故云劉郎別處尋。
且山龍取砂為關,而平洋不用砂關,只要大水龍行收入小水結穴,有此小水,引動龍神,千流萬脈,其精液皆注歸於小水,以蔭穴氣。
此平洋下穴秘旨,一語道破,混沌之竅鑿矣。

觀此則知所謂兩水相交;非謂左右兩水會穴前,而龍從中出、謂之行龍也。
正謂大水與小水相交之處,乃真龍之行,真穴之止也。
既有此小水,收盡源頭,又何慮砂水之為我用與否?豈砂之攔阻能強之者耶。
人且不可強,而況於水。若水口捍門,此山籠大地雄峙一方之勢。
蓋將山比擬,楊公秘慎之旨,互文隱意,雖若並陳,大旨偏重平洋,而以山龍相映發,以辨其不同途爾。
貴學者言外會心;若不知剖析,而視為一合之說,將雜亂而無緒矣。


龍若直來不帶關,支兼干出是福山。立得吉向無差誤,催祿催官指日間。

蔣註:
此亦上下二篇所已詳。蓋以四正為例,而其餘自在言外,非位位取地支也。


乾坤艮巽脈過凹,節節同行不混淆。向對甲庚壬丙水,兒孫列士更分茅。
仲山過脈不帶關,三節山水同到前。斷定三代出官貴,古人準驗無虛言。

蔣註:
此則單指四隅龍格,反取干神,並不言及辰戌丑未,則其非專重地支可知矣。
脈是內氣,而向對之水是外氣,兩不相妨也。楊公辨龍審卦之妙,口口說重地支,而本旨實非重地支,世人被他瞞過多矣,豈知一隻眼逗漏於此節,學者其毋忽哉。


發龍多向支神取,若是干神又不同。支若載干為夫婦,干若帶支是鬼龍。
子癸為吉壬子凶,三字真假在其中。乾坤艮巽天然穴,水來當面是真龍。
要識真龍結真穴,只在龍脈兩三節。三節不亂是真龍,有穴定然奇妙絕。
千金難買此玄文,福緣遇者毋輕洩。依圖立向不差分,榮華富貴無休歇。
時師不明勉強扦,雖發不久即敗絕。

蔣註:
發龍多取支神,此乃用支之卦也。
干神不曰無取,而乃曰若是干神又不同,明明有用干之時,而特與用支者不同爾。
干帶支為鬼龍,只就子癸壬子一宮為例,其真其假,三字之中,迥然差別。
何以乾坤艮巽,獨名天然穴;蓋直以乾坤艮巽為龍,不更轉尋名相,故曰天然;
若他龍則干支卦位,非一名矣。

水來當面是真龍,此語石破天驚,鬼當夜哭,蓋乾坤艮巽之穴,又與取支惡干者不同。
觀此則寶照之訣,實非單重支神,洞然明白矣。
至於格龍之法,止要兩三節不差錯,則卦氣已全,不必更求於四五節之外,恐人拘泥太過,遇著好龍,當面錯過,所以發此,非楊公遷就之說也。
但此兩三節,定要清純,若到頭節數,略有勉強,不能無誤,又戒作者須其難其慎也。


一個星辰一節龍,龍來長短定枯榮。孟仲季山無雜亂,數產人龍上九重。
節數多時富貴久,一代風光一節龍。

蔣註:
此亦論平洋龍神節數,以定世代近遠之應,總在行度之純雜上斷也。

 

分類: 風水古籍。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