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都天寶照經 蔣大鴻註解 上篇

都天寶照經  蔣大鴻註解 上篇

楊公妙應不多言,實實作家傳。人生禍福由天定,賢達能安命。
貧賤安墳富貴興,全憑龍穴真。龍在山中不出山,掛在大山間。
若是沙曲星辰正,收得陽神定。斷然一葬便興隆,父發子傳榮。

蔣註:
此一節,專論深山出脈,老龍幹氣,生出嫩枝之穴。

好龍脫劫出平洋,百十里來長。離祖離宗星辰出,此是真龍骨。
前途節節出兒孫,文武脈中分。直見大溪方住手,諸山皆不走。
個個回頭向穴前,城郭要周完。水口亂石堆水中,此地出豪雄。
若得遠來龍脫劫,發福無休歇。穴見陽神三摺朝,此地出官僚。
不問三男並五子,富貴房房起。津湖溪澗同此看,衣祿榮華斷。
大水天河齊到處,千里來龍住。水口羅星鎖住門,似大將屯軍。
落頭定有一星形,非火土即金。正脈落平三五里,見水方能止。
二水相交不用砂,只要石如麻。更看硤石高山鎖,密密來包裏。
此是軍州大地形,細說與君聽。

蔣註:
此一節,專言大幹傳變,行龍盡結之穴,謂之脫劫龍,又名出洋龍。
雖云城郭要周完,總之城郭都在龍身上見,不必於穴上見。
蓋龍到脫劫出洋,雖眾山擁衛而行。前數節群支翼張,羽儀簇簇。
至於幾經脫卸之後,近身數節,將結穴時,龍之蹤跡愈變,而龍之機勢愈疾,此非左右二砂所能幾及,往往龍只單行,譬之大將,匹馬單刀.所向無言,一時偏裨小校,都追從不及,所以有不用砂之說也。

高山不甚重水,獨此等龍穴以水為證者,何與?
山剛水柔,水隨山之行以為行,山不隨水之止以為止,而云直見大溪方住者,非謂山脈遇水而止也;正因山脈行時,水不得不與之俱行,則山脈息時,水不得不與之俱息。
故幹龍大盡之地,自然兩水交環,有似乎千里來龍,遇水而止也。

既云不用砂,而又云密密包裏者,何也?
夫結穴之處雖不取,必於兩砂齊抱,要之真龍憩息之際,定不孤行,外纏夾輔,隱隱相從。
水口星辰,有時出現,大為硤石.小為羅星,近在數里,遠之二三十里,皆不可拘。
前所謂砂,指本身龍虎而言,後所謂鎖,指外護捍門而言也。
只要石如麻,則不止謂水口而已。正言本身結穴之地。
蓋幹龍剝換數十節,其渡水崩洪,穿田過峽,不止一處,若非石骨龍行,何以見真籠結體,今人見平地塾阜,誤認來龍,指為大地,正坐此弊也。
凡去山數里,即有高阜,或由人工,或出天造,既無真脈相連,又不見石骨稜起,總不謂之龍穴。所以落平之龍,重起星辰,必要石如麻也。

有石脈乃為真龍,有石穴乃為真穴。山龍五星皆結穴。
其云落頭一星,獨取火土金者,大約近祖支龍,蜿蜓而下,都結水木,出洋幹結,踴躍而起,都作火土金,雖不可盡拘,而大體有如是者。

前章一葬便興,父發子榮,是言山中支結,龍樨而局窄,往往易發。
此章言發福無休歇,五子房房起,是言出洋大盡,龍老而局寬,往往遲發而久長,意在言表也。

姜氏曰::
前章言山谷初落之穴,此一言出洋盡結之穴。
山龍之法,雖不盡於此,而大略已備於此矣。

天下軍州總住空,何撐後頭龍,祗向水神朝處取,莫說後無主。
立穴動靜中間求,須看龍到頭。

蔣註:
此節以下,皆發明平洋龍格.與山龍無涉矣。楊公唐末人,唐之言軍州,猶今之言郡縣也。
蓋以軍州為證,見城邑鄉村,人家墓宅,凡落平陽,並不論後龍來脈,但取水神朝繞,便為真龍憩息之鄉。
夫地靜物也,水動物也;水之所止,即是地脈所鍾,一動一靜之間,陰陽交媾,雌雄牝牡,化育萬物之源。
所謂玄竅相通,即丹家玄關一竅也.此便是龍之到頭,非捨陰陽交會之所,而別尋龍之到頭也,識得此竅,則知平陽真龍訣法,而楊公寶照之秘旨盡矣,看龍到頭有口訣。

楊公妙訣無多說,因見黃公心性拙。全憑掌上起星辰,類聚裝成為妙訣。
大山喚作破軍星,五星所聚脈難分。但看出身一路脈,到頭要分水士金。
又從分水脈脊處,便把羅經照出路。節節同行過峽真,前去必定有好處。
子字出脈子字尋,莫教差錯丑與壬。若是陽差與陰錯,勸君不必費心尋。

蔣註:
自此章以下,皆楊公平陽秘訣,字字血脈,而又字字隱謎,非真得口口相傳,天機鈐訣者,未許執語言文字,方寸羅經,而妄談二十四山八卦九星之理也。
苟得口傳心授,則雖愚夫樨子,可悟楊公心訣,不得口傳心授,縱智過千夫,讀破萬卷,何能道隻字耶。
此書乃楊公當日裝成掌訣,傳與黃居士妙應者。
大山喚作破軍星,言水法渙散迷茫之處,五星混雜,出脈未見分明,概名之曰破軍,而不入龍格;祇取龍神一路出身之脈,其脈又分水土金三星,合貪巨武為吉,餘星皆所不取,此三星者,乃形局之星,非卦爻方位之貪巨武也,學者切莫誤認。

自分水脈脊以下,乃屬方位理氣矣。故云便把羅經照出路也。
蓋看得水神龍脈,既合三吉星格,其地可以取裁,乃將指南辨其方位,以定卦之合不合也。
合卦則用之,不合卦仍未可用也。節節同行,卦無偏雜,乃許其為過峽脈真,而知言去定有好穴,不然,則行龍先見駁雜,到頭何處剪裁。
子字以下,乃直指看龍訣法,而舉坎卦一卦為例,若出脈是子字,須行龍只在于字一官之內,乃為卦氣清純;
如偏於左,而癸與丑雜,是子癸一卦,而丑字又犯一卦也;
如偏於右,而壬與亥雜;是壬子一卦,而亥字又犯一卦也;
此為卦中之陽差陰錯,非全美之龍,故云不必費心尋也。

子癸午丁天元宮,卯乙西辛一路同。若有山水一同到,半穴乾坤艮巽宮。
取得輔星成五吉,山中有此是真龍。

蔣註:
此承上節羅經照過峽,詳言方位理氣,即天王玄空大卦之作用也。
其法分子午卯西為天元宮,寅申巳亥為人元宮,辰戌丑未為地元宮,隱然天元之妙理,引而不發,欲使學者得訣方悟,其敢妄洩天秘,犯造物之忌哉。
此取四仲之支為天元宮者,非此四支皆屬天元,乃謂此四支之中有天元龍者存也。
而其本文又不正言子午卯酉乙辛丁癸,必錯舉子癸午丁卯乙酉辛者,此其立言之法,已備出脈審峽定卦分星之密旨,觀一路同三字,同中微異,須知剖別.已在言外。

下文乃全露其機云;八宮同到,半穴乾坤艮巽宮矣。
一同到,非謂此八官一同到也,亦非謂八宮之山與八官之水一同到也;
謂此四支中任舉一支,與此四干中一干比肩同到,即雜乾坤艮巽之氣矣。
蓋子午卯酉,本是四正之龍,而與八干同到,即有一半四隅之龍,不可不辨,辨之不清,則欲取天元,而非純乎天元矣。
末二句;輔星五吉,指天元官最清者言。
蓋天元龍雖包諸,而九星止有三吉,恐日久發洩太盡,末祚衰微,故須兼收輔弼官龍神,合氣入穴,以成五吉,然後一元而兼兩元,龍力悠遠不替矣;故目之曰真龍,極其贊美之辭也。

此節言山者,皆指水;蓋平洋以水為山,水中即有山矣。
輔星即是九星中左輔右弼;蓋有二例,
一、則九宮卦例,以一白配貪狼,二黑配巨門,三碧配祿存,四綠配文曲,五黃配廉貞,六白配武曲,七赤配破軍,八白配左輔.九紫配右弼,此天玉經玄空大卦之定理也。
一、則八宮卦例,將輔弼二星并一官,分配八卦,製為掌訣,二十四山系於納甲之下,互起貪狼,為立向消水之用,陽宅天醫福德,亦同此訣,竊以之彰往察來,皆無明驗;蓋即天玉所辨二十四山起八宮,唐一行所造,後人指為滅蠻經者也。

二說真偽判然,不可以誤認。五吉,即三吉;蓋形局九星,以水土金三星,為貪巨武三吉,而輔弼為入穴收氣之用;方位九星,亦有三吉,雖以貪狼統龍.而每宮自有三吉,不專取巨武。此節天元宮兼輔為五吉,中有隱語,非筆墨所敢盡,既云五吉,則分輔弼作兩星以配九官,其非八宮之訣明矣。若在人地兩元,別有兼法,見諸下文。
此節以下所舉干支卦位,俱帶隱謎,若從實推詳,不啻說夢,非楊公言外之真旨矣。


辰戊丑未地元龍,乾坤艮巽夫婦宗。甲庚壬丙為正向,脈取貪狼獲正龍。

蔣註:
此取四季之支為地元龍者,亦謂此四支中有地元龍者存也;
此四支原在乾坤艮巽卦內,故曰夫婦宗。此元氣局逼隘,不能兼他元為五吉,止取貪狼一星,真脈入穴,護衛正龍根本。則卦氣未值,其根不搖,卦氣已過,源遠流長,斯為作家妙用。
貪狼即在甲庚壬丙之中,故但於此取正向乘正脈,與天人兩元廣收五吉者有殊,不言輔星,輔弼已在其中故也。
楊公著書,泛論錯舉之中,其金針玉線,一絲不漏,蓋如此。

寅申巳亥人元龍,乙辛丁癸水來催。更取貪狼成五吉,寅坤申艮御門開。
巳丙宜向天門上,亥壬向得巽風吹

蔣註:
此四季之支,亦屬四隅卦,此四支中有人元龍者存也。
天元之後,即應接人元,楊公因三才三正之序,顛倒錯列,亦隱秘其天機,使人不易測識耳。
此元龍格亦必兼貪狼,而後先榮後凋,若不兼貪狼,慮其發遲而驟歇矣。
用乙辛丁癸水來催者;謂此四水中有貪狼也。
此宮廣大兼容,故旁及坤艮,亦所不礙,故曰御門開。

若是已丙壬亥相兼,則犯陰陽差錯之龍矣;法宜去丙就已,去壬就亥,以清乾巽之氣。
此則專為人元辦卦而言,處處欲要歸一路;蓋一路者,當時直達之機,兼取者,先時補救之道,不直達,則取勝無選鋒,不補救,則善後無良策,二者不可偏廢也。
總觀三節文義,子午卯西,配乙辛丁癸,辰戌丑未,配乾坤艮巽,為夫婦同宗;而寅申已亥,獨不配甲庚壬丙為夫婦;則其本意,不以甲庚壬丙屬賓中已亥可知矣。

此正合天玉大五行作用,而非十二支配十二干為一路之俗說也。故不曰寅申坤艮,而曰寅坤申艮,非以寅為坤、以申為艮也,已屬巽而反日天門,亥屬乾而反曰巽風,顛倒裝成,其託意微,而且幻類如此。
至其立言本旨,不過隱然說出陰陽交互之象,然篇中皆錯舉名目,不肯分明,至後節主客東西,方露出端倪,而終不顧言。先賢之秘慎如此,使我有浪洩天機之懼矣。

貪狼原是發來遲,坐向穴中人未知。立宅安墳過兩紀,方生貴子好男兒。

蔣註:
貪狼,諸卦之統領,得氣先而施力遠,何云發遲。此言人地兩元兼收之脈,不當正卦!
旁他涵蓄,故力不專,是以遲也。兩紀約略之辭,生貴子,正見誕育英才,以昌世業,隱含悠久之義,非若他官一卦乘時.催官暫發之比。
若夫應之遲速,是不一端,烏可執此為典要也。

立宅安墳要合龍,不須擬對好奇峰。主人有禮客尊重,客在西兮主在東。

蔣註:
山龍真結,必對尊星.而後出脈,或迴龍顧祖,或枝幹相朝,先有主峰,乃始結穴,故必以朝山為重。非重朝山,正重本身出脈真偽也。
平洋既無來落,但以水城論結穴,水自水,山自山,雖有奇峰,並非一家骨肉,向之無益,故只從立穴處消詳堂局,收五吉之氣,謂之合龍;而不以朝山為正案也。
末二句乃一篇之大旨,精微玄妙之談。所謂主客,又不止於論向,而指龍為主人,向為賓客也。主客猶云夫婦,實指陰陽之對待,山水之交媾,一剛一柔,一牝一牡,玄竅相通,皆在於此。

言有此主,即有此客,有此客便有此主,主客雖云二物,實一氣連貫,如影隨形。
如谷答響,交結根源,一息不離,非謂既有此主,乃更求賢賓以對之也。
東西蓋舉一方而言,亦可云主在西兮客在東.亦可云主在北兮客在南,主在南兮客在北,八卦四隅,無不皆然;所謂陰陽顛倒顛也。
自天下軍州至此,統論平洋龍法,其中卦位干支秘訣,總不出此二語,故於結尾發之,以包舉通篇之義,學者所當潛思而體曲之。

姜氏曰:
一自寶照發明平洋龍格,開章直喝天下軍州總住空,何須撐著後頭龍,大聲疾呼,朗吟高唱,此為楊公撰著,此書通篇眼目,振綱挈領之處,不可泛泛讀過,蓋平洋龍格,學世所以茫然者,只因俗師聾瞽,將山龍混入,無從剖辨,觸處成迷也。
平洋之作法既迷;並山龍之真格亦謬,失其一并害其二矣。楊公苦心喝此二語,醒人千古大夢,使知平洋二宅,不論坐後來脈,凡坐空之處,反有真龍,坐實之處;反無真龍,與山龍之胎息孕育,截然相反,欲學者從此一關打得透徹,更不將剝換過峽高低起伏,馬跡蛛絲,草蛇灰線等字纏擾胸中;只在陰陽大交會處,悟出真機,而後八卦九星,干支方位,以次而陳,絲絲入扣,平龍消息,始無掛漏之虞。

平龍既無掛漏,而山龍亦更無掛漏矣。倘不明此義,只將後龍來脈,膠葛糾纏,則造化真精,何從窺見,雖授之以八卦九星之奧,亦無所施也。
窮年皓首,空自茫茫,高山平洋,總歸魔境,我於是益嘆楊公度人心切也。
後篇所以復舉二語,重言以申明之,意深切矣。此篇前十二句為一章,言深山支龍之穴;中三十四句為一章,言幹龍脫殺出洋之穴,此二章皆屬山龍。
後四十六句,分七節為一章,言平洋水龍之穴。 

分類: 風水古籍。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