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諸星問答論-問巨門所主若何?(章真言)

諸星問答論問巨門所主若何?

問巨門所主若何?

答曰:

巨門屬水、金。北斗第二星也,為陰精之星,化氣為暗。

巨門陰水、陰金,為水氣金體。陰~陰暗。精~精華。陰精~至暗、至陰。
化~變化、運作。氣~表氣、表態。化氣~作用。
暗~陰暗、暗地、不明、不見光。

在身命一生招口舌之非,


招~招惹。口舌~多話、多食、多事、多麻煩。非~是非。
巨門是非大多因為『話多』才惹事,另也因『多吃喝』而麻煩,簡而言之巨門星是大嘴巴之星,一出一進都必須『謹言慎行』。

在兄弟則骨肉參商;


參商~參星與商星,兩星永不相見,引喻為對立、差距、不合、少聚。

在夫妻主于隔角,生離死別,縱夫妻有對,不免汙名失節,


隔角~相隔猶如天涯海角,引申為難聚、各自東西、陌生、不了解,
隔角又作轉角、尖角、轉折處用,在此意指夫妻各站一方、各執一詞,如同尖角般針鋒相對,
如同永不對面之態。
縱~縱然、即使。有對~投合、一起、相同、共同。不免~難免。
汙名~罵名、難聽的評價。節~節度、控制。

失節~失去控制、不守規矩、喪失氣節。
在此文句中『縱夫妻有對,不免汙名失節』,意指若夫妻能有共通投合之處,則容易偏袒事實、不分是非而造成的,比如有夫妻倆有打牌之共通興趣,為了打牌而家庭不顧,而共同遭受罵名,又舉例如秦檜夫婦為求榮華富貴,意向目標一致,卻忘忠義之根本立場而失節氣遭受汙名,巨門主口,最常見失節汙名之事,多為好酒、煙毒等成癮之事。

在子息損後方招,雖有而無,


子息~子女宮。損後方招~折損之後再有。雖有而無~有了再無、若有似無。

在財帛有爭競之意,


爭~爭奪。競~競爭。意~意圖、表示、表態、行為。

在疾厄遇刑忌,眼目之災,煞臨主殘疾,

刑~擎羊、天刑。忌~陀鈴、化忌。臨~同宮。殘~失能、敗壞。

在遷移則招是非,

招是非~惹是非。

在奴僕則多怨逆,

怨~抱怨、懷怨、怨恨。逆~違逆、反叛、抵抗。

在官祿主招刑杖,


刑杖~刑責、處罰、官司。

在田宅則破蕩祖業,


破~破損、消耗、敗破。蕩~消滅、削減、清除。

在福德其禍稍輕,

禍~災禍、倒楣。稍輕~比較好、沒那麼嚴重。
巨門在福德,就『人盤十二宮』而論,大概為『最佳落點』了,故稍輕。

在父母則遭棄擲。

棄擲~丟掉、放棄、不管、放任。

綜觀北斗星系諸星,言論幾乎是『一面倒』的,極盡所能地敘述『惡』的一面,會有如此偏差的論調,蓋因『人』的因素,因為北斗星系多偏『衝動』『違逆』在封建時代帝權制度下,這都是不被允許的,又因人的『逃避心態』,在南斗註生,北斗註死的恐懼壓力下,北斗星系完全成為『恐怖』的代名詞,後人學習紫微之術,自當撇除封建理論以及迷信論調,切勿再以命理學說糟蹋世人。

真言從接觸紫微、學習紫微到教授紫微,深感學習者偏頗之見危害世人,讀誦學習多以斷章取義而論斷,見書中所言卻不深解其義,又人云亦云,見凶星直批其惡而不見其優,每每造成命主恐懼驚慌,甚至憂心度日,其『罪』實在之大,難以言述!卻又不見紫微學者自省,深感可悲可嘆。
真言立書著作、教授指導,其根本用意並非傳授之用,實在難忍世俗荒腔走板誤導世人之心中不滿,惟真言個人力量微薄,只有藉由文書媒體、口述教學,盼廣結同好凝結力量,而一心導正命理之學觀念,故於言談筆記之中,多與古書所述違逆抗衡,如此必當與學術大家有所見解分歧,是非對錯真言了然於心,自當留與後人評斷!


希夷先生曰:

巨門在天,司品萬物。


天~天數、本質。司~掌管、管理。品~品秩、分類、管理。

在數則掌執是非,主於暗昧,疑是多非,欺瞞天地,進退兩難。


掌~掌握、掌管。執~執掌、控制。是非~好壞、對錯。
主~表現、表徵、主要。暗昧~曖昧、私底下、偷偷摸摸、不光明。
疑~多疑。疑是~對正確、正當之事仍抱持疑慮與恐懼,深怕他人出賣。

多非~多是非。天地~引申為父母、上下,即欺上瞞下。
進退~疑慮多忌、忽前忽後、瞻前顧後。

其性則面是背非,六親寡合,交人初善終惡。


性~性情、本性、根性、個性。面是背非~口是心非、說一套做一套。
六親~家人、親屬、朋友。寡~孤單、少也、缺少。寡合~互動少、不來往。
交人~與人交往、相處。初善終惡~剛開始很好,結論很差。
巨門與人交『初善終惡』~其因不外乎『多口生化』,要知道人世間的語言,只能作『溝通』卻不能作『傳達』,一句話傳到第三人時,與原述者已經有所差異了,到第四人時更是天南地北!所以很多時候,因為巨門善說愛說,原意單存直切要害,並無虧損之意,但是直言、真言不是世人愛聽的,因此接收、轉達之際多加『己意』而造成扭曲,這是世人之罪,實非巨門之罪,只是在這世間上自古以來,就是有一個陋習『替罪羔羊』,如此才可將罪過推積,好撇清與我無關的自私人心。

十二宮中若無廟樂照臨,到處為災,奔波勞碌。


廟樂~廟旺地。照~正照,巨門不屬對星,故無拱照作用。臨~同宮。
災~災禍、麻煩、是非。

至亥寅巳申,雖富貴亦不耐久。


亥寅巳申~四馬地,四馬地巨門為廟旺等級,在寅申會太陽,在巳亥巨門獨坐。
不耐久~耐力不長、不長久、不持續,意指雖有,但無法持續長久。

會太陽則吉凶相半,逢七殺(煞)則主殺傷。


會太陽~此處之『會』,意指太陽巨門同宮,唯太陽日之精,為純陽,可制其暗。
吉凶相半~吉凶相伴、吉凶參半、有好有。殺傷~意外之傷。

貪耗同行,因好徒配。

貪耗~擎羊、陀羅,文句中的『貪』並非指貪狼,貪狼不可能與巨門同行,凡巨門坐命,貪狼必為兄弟宮,所以必定也無法在三合會,另有人曲解巨門在命、貪狼在身,切記貪狼在兄弟宮,身宮是不落兄弟宮的。
在太陰之章『在疾厄,遇陀暗為目疾,遇火鈴為災,值貪殺損目』就有論述,在紫微斗數星曜中,有『四隻腳的』只有天馬、貪狼、擎羊,他們的體相屬性相同,又貪狼、擎羊同為競爭之星,行事作風相同,此論就如同廉貞之章,廉貞囚星化為忌星,忌星者陀羅、化忌,皆屬同類。
文句的『耗』也不是指破軍,因為破軍也不會與巨門相會,此處的『耗』為陀羅。
貪耗同行~羊陀是不可能同時與巨門同宮,唯一的情形只有巨門祿存同宮,而巨門遇化忌,其情況與貪狼之章『羊陀交並,必作風流之鬼』相同,羊陀不會同宮,羊陀必定夾祿存,此時必須貪狼祿存同宮,而貪狼遇化忌,方可造成羊陀交並。
好~喜好、習性。徒~步行、遷移、刑罰。
徒配~徒流之罪。因好徒配~因為喜好習性而犯法,流放發配遠方。

遇帝座則制其強。

帝座~紫微星。遇帝座~巨門與紫微是無法相遇在同宮的,此處的『遇』,用了斗數裡極少見的『合』『害』用法,『合』的用法已在紫微之章『武曲太陰同度』就說明了,接著在天機、武曲等章節中都有陸續運用,而巨門星可說是到目前為止首次運用到『害』的用法,而且巨門對『害』運用的多也大。
制~壓制、制服、化解。

強~過分的、強勢的、不好的,意指巨門所呈現出不好的特性。

若要帝『制』還須帝有輔弼,即紫微星旁有吉星,若巨門星旁有吉星更佳,若巨門星旁有凶星則無力,假設紫微星遇凶,巨門也遇凶,則凶也。

逢祿存則解其厄,值羊陀男盜女娼。

逢~遇、同宮。解~化解。厄~厄難、災厄、不好的,可包含巨門之惡。
巨門遇祿存可解其惡,但萬萬不可在遇化忌,遇化忌祿存破,則羊陀夾忌,
若是如此,則犯『貪耗同行,因好徒配』,故曰男盜女娼。值~遇、夾破。

對宮遇火鈴、白虎,無帝壓制,決配千里。


對宮~遷移宮。無帝壓制~同上述『遇帝座則制其強』。
決配~流放之行。千里~遠方、很遠。
巨門星很主『家』、『家園』,故巨門星犯煞,即便不犯刑(刑法、法規),也很容易遠離家園,蓋因巨門星有遠離之特性,從兄弟的『參商』、夫妻的『隔角』、父母的『棄擲』都再再表現出遠離的觀感,又因巨門星極主公衙,即衙門,本身之職司很容易於公衙服務,古代公衙之人犯法,多以流放發配之刑,故巨門若犯刑,不是『因好徒配』就是『決配千里』。
若要真論巨門之『暗』,事實上並非巨門之人都為『陰暗之人』,其實只是藉由巨門形同公衙,暗中隱述公衙之黑暗,在封建極權時代,皇帝的無能事實上並不是百姓『真正的苦』,公衙父母官的為惡,才是百姓『真正的痛』,而一般百姓若入公衙中,等同任人宰割一般,有理亦難申,故若地方能出清廉愛民之官,就猶如『青天』萬民擁戴,就因為人民畏懼公衙之深之暗,就將其『怨』狠狠的灌注在『巨門』身上了。

三合殺(煞)湊,必遭火厄,此乃孤獨之數,刻剝之神。


火厄~火險、火災。數~同『屬』,亦指運也。
刻剝~勀剥、苛刻侵奪剝削。神~樣貌、樣子、掌控。

除為僧道九流,方免勞神偃蹇,限逢凶曜,災難不輕。


除~除非。方免~才可免除、才能免除。勞神~傷神勞心。偃蹇~困頓、窘迫。
災難~災劫困難、災禍。
九流~詳見太陰之章『又或與文曲同居身命,定是九流術士』。

本段文章編寫於2012.08月_紫微學堂_中階授課講義

(《新編紫微斗數全書_真言解紫微》本書即將集結出版~敬請期待!)

更多討論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tw8698

 

分類: 諸星問答論(2012概述)。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