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星問答論-問天梁所主若何?(章真言)

諸星問答論問天梁所主若何?


天梁星所主若何?

答曰:
天梁屬土,南斗第二星也。

司壽化氣為蔭為福壽,乃父母之主命,宰殺帝之權。(父母之命,主宰殺帝之權)
司~司掌、管理。
化氣~作用。蔭~庇蔭、保護、照顧。福壽~福氣、福份、壽元。
乃~是也。父母之命~父母的命令、權威、指正,另做壽元解釋。

主~掌管、掌握。宰殺~此處的宰殺,並非真『殺』,意指『挫銳氣』『殺威風』。

主宰殺,有掌控、掌握、給不給予、授不授予的意象,蓋天梁星為父母星,為蔭星,具有給予、授予、庇蔭、保護的絕對權力。

主宰殺帝之權~天梁於紫微命盤中,與天同及天祿,分別成為福、祿、壽三仙,

代表了一個人的『根本』福份、祿命、壽元、庇蔭,故天梁之星在『天』作所賜予、給予的,即『天命』。在『地』做父母的照顧與庇蔭,因此皇帝能不能有權,決定在『天』『父母』,即天給、父母傳位,皇帝才能擁有實權也,不然不過太子而已,非帝座之位,又或魁儡皇帝罷了!

於人命則性情磊落,於相貌則厚重溫謙,循直無私,臨事果決,蔭於身福及子孫。

於~在。人命~天梁在命宮。性情~個性,此處為內在本質。

於相貌~長相外貌,此處做外在表現。厚重~老實忠厚。循直無私~講理公正。

臨事~做事、處事、抉擇判斷。

蔭~庇蔭、保護。身福及子孫~身宮、福德宮、子女宮,代表著天梁星於身、福、子女宮能獲得庇蔭,注意文句的前後對照敘述,在此又可做天梁之星坐命之人,可以護佑著自身的『身』『福』『子女』,因前段文句已敘述天梁為『根本』福份、祿命、壽元、庇蔭,故坐於命宮,自然可以庇蔭自身的『身體』『福份』『子女』的能力。

遇昌曲於財宮(官),逢太陽於福德三合,乃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

遇~同宮。萬全~絕對、保證。萬全聲名~意指好名聲、高評價。
顯~顯貴、顯達、知名、有名。王室~朝廷、政府。臨~達到。
風憲~御史、監察、監督、法紀。
古代御史掌糾彈百官正吏治之職故以風憲稱御史

昌曲於財宮~若昌曲二星要齊聚財宮,則天梁需坐命於巳亥宮,天梁雖落陷,但財帛宮也形成日月同宮會昌曲,官祿宮空宮再受日月、天梁拱,機巨對宮照,其格局亦屬高格,但惟天梁陷地是弱勢,甚為可惜。
但若文句為遇昌曲於財『官』,那昌曲則須分屬於財官二宮,如此其格局更加是高尚無比,昌曲要成三合,只有昌曲落在巳酉、以及亥卯,巳酉全廟旺美於亥卯,若此則天梁必須落在丑宮和未宮,天梁皆為旺地,但未宮天梁為財官日月反背,則格局則大遜於丑宮的天梁。

逢太陽於福德~太陽星要成為天梁命宮的福德星,只會出現寅申兩地的同梁組合,寅地天同平、天梁廟、福德太陽辰為旺,申地天同旺、天梁陷、太陽在戌地陷,兩個格局以寅地大美於申地,但在寅申二地則昌曲只能見其一,而且所見之昌曲都屬平陷而已。

以上三種條件,昌曲雙星於財宮,昌曲分屬財官三合拱,太陽居福德,要達到三種完整是不可能的!只能擇其一而成立。若將文句段落做以下標點~

『遇昌曲,於財官逢太陽,於福德三合乃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

如此則可三要素成立,昌曲是天梁星自坐,或於福德宮三合,而太陽在財帛或官祿,這樣三要素達成~

一會出現在巳亥宮的天梁陷,則太陽在財帛宮,巳宮太陽陷、亥宮太陽平,昌曲在福德丑未全廟旺,或文昌在巳廟、文曲在酉廟,又或文昌在亥平、文曲在卯旺,而福德可再借財帛日月照。

二會天梁在丑未旺地,天梁丑太陽旺,天梁未太陽陷,天梁自坐昌曲,丑為全廟地、未為昌平曲旺,以上等級立分,要在丑地天梁坐昌曲為最高尚。
不論是~
遇昌曲於財官,逢太陽於福德三合,乃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

遇昌曲於財,官逢太陽,於福德三合乃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

遇昌曲,於財官逢太陽,於福德三合乃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
其要素都在文昌、文曲、太陽這三顆星曜,而要能有『萬全聲名,顯於王室職位,臨於風憲。』如此高貴格局,若是星曜陷弱恐怕難以顯達吧!

若逢耗曜,更逢天機及殺(煞),宜僧道,亦受王家制誥。

耗曜~陀羅、鈴星、化忌,破軍亦論,但破軍不會與天梁同宮以及會合,天梁星與破軍會有牽扯關係只會出現辰戌宮的機梁組合,與六合的廉破合會。

更逢~更是遇到。天機~在這就直接表達出機梁組合了。煞~凶星。
天機及殺(煞)~毫不客氣直接說明,機梁組合不可以有任何凶煞。
宜僧道~有凶煞適合從事修行、教育、慈善工作,不力於世俗錢財競爭。

亦受~還能受到。王家~皇朝、皇帝、朝廷。制誥~詔書、詔令、封賞。

逢貪巨同度而亂禮亂家。

逢貪巨同度~天梁不可能與貪狼、巨門同宮,也不會在三方會集。
本句文與巨門之章『貪耗同行,因好徒配。』解義相同,凡天梁坐命,貪狼星在子女宮,所以無法解釋成身宮的所在,在巨門之章就解釋『貪』並非單指貪狼,擎羊也是貪狼之性;巨可解釋為巨門星,天梁坐命巨門必定為夫妻宮,此時若身宮又在夫妻宮,在遭逢擎羊星,巨門之暗完全顯發,巨門的家宅感受受到破壞,而夫妻又主感情宮,擎羊爭奪之性,則整個亂了套。
亂禮~禮儀失度,沒有規矩。亂家~家庭紊亂、吵鬧不安。
亂禮亂家~很主破壞的婚姻協議,男娶妾、金屋藏嬌,女再嫁、藕斷絲連或劈腿,總之都出現在感情不乾脆,又多情難捨,因天梁主壽,壽者多也,情多慾多。
同理,上述凡天梁坐命,貪狼星在子女宮,子女宮也為生育、情慾,若貪狼星逢『巨』,此時的『巨』可引述為陀、鈴、忌暗忌之星,其論述也如同身宮在夫妻宮一樣,出了問題了!

為何逢貪巨可以如此做雙向的解釋呢?其實道理也很簡單~

天梁~父母星,父母本質就代表了天地、陰陽、男女,即代表了生育、生命的延續,有照顧與生產的本能,本質為壽星,壽星主『多』多福多壽。

巨門~論天梁談巨門時,巨門星必定落入夫妻宮,夫妻宮為感情宮,巨門主大也主多,巨門多與大的本質並不壞,就怕『暗』,會不會讓感情成為曖昧,巨門的暗有很大的關鍵,尤其身宮又再坐入時。

貪狼~論天梁談貪狼時,貪狼星一定在子女宮,子女論子女、論才華、論情慾、論性能力,貪狼星也是主多,更主貪、不滿足,貪狼之性好奇、新鮮、多變化、勇於嘗試,本質也是很好的,就只怕太過、太貪了。

所以上述的天梁、巨門、貪狼,三顆星曜都有一個共同特性『多』,在古代多妻多妾本來就不犯法,多子多孫更加是美滿幸福的,天梁又為多壽之人,整個畫面已臻完美至極,但是這個時候真的怕凶星來搗亂,因為天梁為『風憲』之星,主管紀律,必須為榜樣,如果不符合期許,必定遭受攻訐,想想法官婚外情,其罪不在刑責,而在道德,所以論其凶則以加倍的情緒與道德加諸其身。

居奴僕、疾厄、相貌作豐餘之論。

居~落、在,意指天梁。

奴僕~下屬、朋友,多能有父母之性,能關懷照顧協助,故做豐餘論。

疾厄~代表健康、遺傳,天梁主壽能勇建,故做豐餘論。

相貌~父母宮,父親能護持關懷,又同疾厄一樣有遺傳,遺傳天梁的壽、健。

見廉貞刑忌,必無災厄克激之虞,


刑~天刑、擎羊,天梁本身也為刑星。忌~陀羅、鈴星、化忌。
必無~可以免除,並非絕對。災厄~災劫、災難,在此尤指官司災難。
克~克制、克服、壓抑。激~衝突、激盪、阻礙。克激~被阻擾、被障礙。

虞~煩惱、困惱、憂慮。
見廉貞刑忌~廉貞星必定與天梁星為六合之位,是有其作用的,天梁星也為『刑』星,因天梁為父母星,也為父母官,故掌刑責、司刑杖,因此天梁對廉貞有『合』制之作用,但這情況必須天梁不見陀鈴忌,方論,若天梁本身見忌,廉貞的刑忌則合入,此時也是有災的,並非必無災厄克激之虞。

遇火鈴刑暗,亦無征戰之撓。

遇~同宮、拱合會照。刑~擎羊。暗~陀羅。
火鈴刑暗~泛指四煞而已,因四煞主武,武為刑、為征戰、為打拼。
征戰~戰爭、打鬥。撓~阻撓、障礙。此處所指征戰~意指地方安寧,治安良好,管理得宜,並非沒有打戰的事實。

太歲沖而為福,白虎臨而無殃。

太歲~太歲之年、太歲之星。沖~六沖、沖宮。而為福~不怕、不擔心。

白虎~白虎星。臨~同宮、拱合會照。無殃~無災、無劫、無遭殃。
以上所論就如同天同一樣,天梁是有福份可被消耗磨損,能逢凶化吉,但並表示天下無敵。

論而至此,數決窮通之論也。

論而至此~講到這裡。數~斗數、數術。決~絕對、必要。

窮通~追根究理、知變化應用。數決窮通之論~深究學理,不可只是依文解字,而不變化之機,以及根本道理,千萬不可斷章取義,人云亦云而失去根本道理。

紫微斗數全書之中,一再告誡,尤其在紫微斗數第一卷第一篇《太微賦》就直言,『斗數至玄至微,理旨難明,雖設問於各篇之中,猶有言而未盡,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屬,壽夭賢愚,富貴貧賤,不可一概論議。』又再藉由各篇賦文及問答之中,再三強調『茍或不察其機,更忘其變,則數之造化遠矣。』~慎之!慎之!

命或對宮有天梁主有壽,乃極吉之星。

命~命宮。對宮~遷移宮坐天梁。主~主張、主意、認定。極吉~非常非常好。

 

希夷先生又曰:

天梁南斗司壽之星,化氣為蔭為壽。

司~司掌、管理。壽~壽元、生命、元氣。化氣~作用。蔭~庇蔭、保護、保佑。

佐上帝威權,為父母主,生人清秀溫和,形神穩重,性情磊落,善識兵法。

佐~輔佐、幫助。上帝~此處希夷先生以『上帝』稱之,而非『帝座』,要知希夷先生所要敘述的要義,『上帝』天數、天命也。威權~命令、掌控、權勢。

佐上帝威權~即天命、天數雖定,行善則給之,作惡則奪之,給啥?奪啥?
天梁司壽司命,自然是奪祿、奪命、奪壽,獎勵的自然也是!

為~作用為。父母主~作父母看,主論父母。生人~命坐之人。

形神~儀態精神。性情~個性。善識~精通、專業。兵法~用兵、管理。

因天梁善識兵法,故前段文中有『遇火鈴刑暗,亦無征戰之撓。』就是因為天梁

善識兵法,所以對征戰之事,不會被阻撓障礙。

得昌曲左右加會,位至台省。

加會~同宮、拱合會照。

台省~朝廷的中央機構,漢有尚書台,三國魏稱中書省,唐將三和公御史台合稱。

原則上天梁星,非常適合從事公職,尤其任父母官。

在父母宮則厚重威嚴,會太陽於福德,極品之貴。

在父母宮則厚重威嚴~若父母宮天梁,則自己命宮必定為天相,父母有庇蔭能教養,又有遺傳基因,因此能有穩重威武的儀態與行為。

會太陽於福德~太陽星要成為天梁命宮的福德星,只會出現寅申兩地的同梁組合,寅地天同平、天梁廟、福德太陽辰為旺,申地天同旺、天梁陷、太陽在戌地陷,兩個格局以寅地大美於申地,但在寅申二地則昌曲只能見其一,而且所見之昌曲都屬平陷而已。
論極品之貴~倒不如直論『順利』『美滿』,尤其已寅宮之同梁組合,整個盤局日月當旺,同梁一為福星、一為壽星,整個行運皆是廟旺等級,惟第四大運惟廉貪陷陷的格局,雖屬享受享福,仍是積極拼命,且又也不屬危厄的格局,緊接著第五大運起又連續全廟旺行運,本命美行運佳,自然榮貴,極品指日可待。

戊己生人合局,若四殺(煞)衝破,則苗而不秀,

戊~戊祿在巳,貪月弼機。

己~己祿在午,武貪梁曲。

合局~合格。四煞~羊陀火鈴。衝破~要衝破本宮須坐凶,無凶不沖破。

苗而不秀~只開花不結果、虛有其表、重看不重用。


逢天機耗曜,僧道清閒。

逢~遇、同宮。耗煞~陀鈴忌。天機耗曜~思維模式已經異於常人,非常難搞,在世俗之中多憑己見做事而遇挫折,簡單的事通常弄的很複雜,再來剪不斷理還亂,又天梁善識兵法,又是多想多慮,所以才以『僧道清閒』建議,想要清幽過日,選擇哲學、玄學、心靈的事業吧!不然可是搞死自己!

於貪巨同度,則敗倫亂俗。

於貪巨同度~天梁不可能與貪狼、巨門同宮,也不會在三方會集,已於上述解釋。
敗倫~敗壞倫理,即指大膽妄為,由其對於情慾之事,愛上不該愛的的人。

亂俗~破壞規矩,即指胡作非為。

天梁之星主父母,父母即為一陰一陽,也解為男女,天梁父母心本就多愛多慈,所以對於感情有難捨之虞,又因天梁主壽,壽者多也,情多慾多(期許多),但是所幸天梁為清明之星,臨事果決,性情磊落,除非身宮逢巨門暗忌破損,不然是不會出事的,不過人欲之多求恐怕難免。

廉貞刑忌見之,必無克敵之虞。

刑~天刑、擎羊,天梁本身也為刑星。忌~陀羅、鈴星、化忌。必無~沒有。

克敵~克制、克服、壓制。敵~敵人、敵對、阻礙、障礙。克敵~被障礙阻撓。

虞~考慮、煩惱、憂慮。
廉貞與天梁的關係必定為六合之位,會與天梁六合為父母、兄弟、子女、疾厄、田宅、僕役,姑且不論是其結構是廉貞遇刑忌,還是天梁遇忌,在此本句文中都把天梁無數的放大了,當成無敵了,只歌頌其德,卻不敢說其缺,要能無克敵之虞,首先要天梁之星從事風憲之職,自然可以化凶險為用,如果並非從事法律憲政之工作,則容易自陷官司是非之中,凶星依然為凶。

尤其天梁星有坐凶,廉貞星再遇凶,此時六合作用必定引動官司災劫。

火鈴刑暗遇之,亦無征戰之撓。

刑~擎羊。暗~陀羅。遇~同宮、拱合會照。
火鈴刑暗~泛指四煞而已,因四煞主武,武為刑、為征戰、為打拼。

可憐庸儒註全書,凡是福吉之星、仕途之星,一昧的歌功頌德,好像天下無敵一般,遇到凶險全都沒事,接下來的數句文中,真把天梁當超人用了。

因天梁善識兵法,故前段文中有『遇火鈴刑暗,亦無征戰之撓。』就是因為天梁

善識兵法,所以對征戰之事,不會被阻撓障礙。

此處所指征戰~意指地方安寧,治安良好,管理得宜,並非沒有打戰的事實。

太歲沖而為福,白虎會而無災。

太歲~太歲之年、太歲之星。沖~六沖、沖宮。而為福~不怕、不擔心。

白虎~白虎星。臨~同宮、拱合會照。無災~無災、無劫、無遭殃。
以上所論就如同天同一樣,天梁是有福份可被消耗磨損,能逢凶化吉,但並表示天下無敵。

奏書會則有意外之榮,青龍動則有文書之喜。

奏書~奏疏,上表朝廷之文書,不為吉也不凶,遇吉為吉,遇凶則凶。
會~同宮、拱合會照。意外~突然的、莫名的。

意外之榮~突然晉升、突然接受表揚、封賞。

青龍~吉星,主喜慶之事,結婚、生子、升官、封賞。

動~同宮、拱合會照。文書~書信、請柬、請帖、旨令。文書之喜~通報的喜事。
一切事情必定有所因果的,不會突然的,若是突然晉升,好的方向是不是長官推薦、提拔,壞的方向是不是長官有事、有礙、病了、掛了,絕對不會是突然,既然世人都只愛結論,卻不問過程,也就意外之榮吧!

研習紫微若能細查,而非僅學習『意外之榮』,則可推論前因知其後果,這就是紫微學者夢寐以求的『準』術,就在『變化』之中,而非死背斷章之論。

小耗大耗交遇所幹無成,病符官符相侵不為災論。

小耗、大耗~凶星,主掌損耗災劫,形同地空、地劫,最不利錢財、事業、健康。

交遇~同宮、拱合會照。所幹無成~所坐無成,此處專指事業。
病符~凶星,主掌疾病災劫。官符~凶星,主掌官司災劫。

相侵~同宮、拱合會照。不為災論~沒有災劫。

天梁星論述到此,只有一句話『解厄』,如同紫微、天府的制化解厄,如同天同的福分解厄,整篇問答論中,完全不出現『解厄』字眼,卻一再的用讚頌來解釋,完完全全是庸儒思維模式,就因為天梁父母星,天塌了都是父母擋,再怎麼凶險父母都會你撐腰,馬屁也藉此拍一拍。

女人吉星入廟,旺夫益子,昌曲左右扶持封贈,

羊陀火()忌,衝破刑克,招非不潔,僧道宜之。

扶持~同宮、拱合會照,更論夾宮。衝破~本宮坐凶方論沖破。
刑~處罰、刑責、阻礙、困擾。克~剋,壓抑、壓制、阻撓、反對。

招非~招惹是非、招受怨妒。不潔~不乾淨、不清潔、不美、有缺憾、有缺失。

如上述所說,天梁星被定義成高標準之人,若是貪多,所謂的人言可畏,全都加諸於天梁星了,尤其在情慾這件事上!

僧道宜之~若是情慾之事,並非只有僧道可以克服,只是藉由僧道之詞來引述清心一點、少慾一點,則一切可解,引用僧道宜之也在說明,將天梁所有『多』的

愛,拿來愛護眾生,滿足天梁自己好於管教的父母之性。

 

總結天梁星問答論,大概就只有~

『逢貪巨同度而亂禮亂家』『於貪巨同度則敗倫亂俗』這件事要小心而已,其實在這裡也引述了一件事實,天梁父母星若是過分『溺愛』(包含身邊所有一切人),則小心『亂禮亂家』『敗倫亂俗』,是要非常小心子女教養的問題,不要只是單單僅在意情慾之災!

 

歌曰:

天梁原屬土,南斗最吉星,化蔭名延壽,父母宮主星,田宅兄弟內,得之福自生,

最吉~最美好。化~作用。蔭~庇蔭、保護。得之~坐、有。

福自生~運作,在此意指庇蔭、照顧。

形神自持重,心性更和平,生來無災患,文章有聲名,六親更和睦,仕宦居王庭,

形神~容貌儀態。自持~自我克制、自我尊重、自己掌管、自己掌握。重~要求。

和平~和順平和、不爭。
文章有聲名~聰明的、有名的,天梁星善識兵法,又文章有聲名,已經表明了天梁星能文能武,其用兵不輸天機,其文章不輸昌、魁。

六親~在六親宮中有天梁,都論吉,即使僕役、遷移也主大吉。

巨門若相會,勞碌歷艱辛,若逢天機照,僧道享山林,二星在辰戌,福壽不須論。

巨門若相會~巨門絕對不會相會,此論為身在夫妻宮。

勞碌歷艱辛~身在巨門,巨門主家宅感受,就希望一家和樂,但暗性悲觀通常自陷其中難以自拔,又命為天梁父母星,可見其辛苦啊!

若逢天機照~天機照,有寅申同梁官祿天機,子午的天梁獨坐財帛機陰,丑未的天梁獨坐天機正照,以上都組合都屬『機月同梁』或『日月機梁』更加強了天梁的宗教性,天梁為父母,等同為師長,若從事教職地位尊貴,同樣若從事宗教宣揚,也主師資、師輩,自然於山林院寺之中得以享受到尊重與自在。

若逢天機照,僧道享山林~這句話並不代表天梁會出家,對於天梁要不要出家,在於天梁的『自願』而非時事所逼迫,因為前文已經告訴大家,南斗最吉星,得蔭,形神自持重,已經很明白表達,天梁凡事自我掌控、自我管理。

二星在辰戌~二星指機梁組合,天梁在辰戌必定為機梁,天機善星主壽,天梁蔭星主壽,可為壽上加壽,因壽也為祿命,祿即福也,所以福壽就不用多講了。

本段文章編寫於2012.08月_紫微學堂_中階授課講義

(《新編紫微斗數全書_真言解紫微》本書即將集結出版~敬請期待!)

更多討論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tw8698

分類: 諸星問答論(2012概述)。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