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下一篇:

諸星問答論-問七殺所主若何?(章真言)

諸星問答論問七殺所主若何?


問七殺星所主若何?

答曰:
七殺,南斗第六星也,屬火、金,乃斗中之上將,實成敗之孤辰(孤臣)。

斗~南北斗、星斗、星群,引申為本質。

火、金~七殺金體火氣,一說辛陰金、丁陰火,又一說庚陽金、丙陽火,若按其七殺『其威作金之靈,其性若清涼之狀』,其性應為陽火、陰金,蓋七殺之『七』數為陽,『殺』之殺氣為陰。

上將~大將軍、將軍王、主將、統帥。
《史記‧天官書》:『斗魁戴匡六星曰文昌宮:一曰上將,二曰次將,三曰貴相,四曰司命,五曰司中,六曰司祿。在斗魁中,貴人之牢。』
實~實際、實在、實為、本來、就是。成敗~成功失敗、亦成亦敗。

孤辰~天干為日,地支為辰,六甲中無天干相配之地支稱孤辰。
如甲子旬中無戌亥,戌亥即為孤辰;甲戌旬中無申酉,申酉即為孤辰。
簡而言之,時運不濟不能得到幫助,就是孤辰,自力更生就是孤辰。

孤辰在此也作『孤臣』用,孤立無助或不受重用臣子。

實成敗之孤辰~掌握成功或失敗的重要關鍵、人物。

在斗司斗柄,主於風憲。

斗~南北斗、星斗、星群,引申為本質。司~掌管、管理。柄~拿、掌握、權柄。
斗柄~星群中、星曜中的權勢、權柄。主~主要、主管、掌管。於~在。

風憲~御史、監察、監督、法紀。
古代御史掌糾彈百官正吏治之職故以風憲稱御史
因此可知七殺實為風紀之人,又為上將之星,掌權柄,怎可一概而論為小人、為奸險、兇惡之徒哩?就只因為七殺有『殺』之名、有,『殺』之氣,命理斗數若是這樣論,完矣!

其威作金之靈,其性若清涼之狀。

其~本來、本質。威~威力、威德、威風。作~演變、演化、當作。
金之靈~五行金的精要、精髓、靈魂,引申為『關鍵』,故七殺為金之主宰。

其~本來、本質。性~樣子、樣貌、態度、性情。若~好像、好似。

清涼~涼快、涼爽、寒冷、清爽、清淨、清靜、不煩憂。狀~樣子、樣貌。

主於數則宜僧道,主於身定歷艱辛。

主~主張、主意、認為。於~在。數~運用、變化。則~選擇、可以、規範。

宜~適合、適宜、恰當。
僧道~因七殺金之性帶殺氣,其表象威嚴難親近,但其性又為清靜姿態,所以朝向修行、宗教之路,很合宜的,可減殺氣增其清涼,也可將成敗化空,孤辰增援。
主~主張、主意、認為。於~在。主於身~若身宮坐七殺。定~肯定、必定。

歷~經過、經歷。艱~艱苦、艱難、困難。辛~辛苦、辛勞、辛勤。

歷艱辛~經歷辛苦、身體力行,七殺之人能吃苦肯辛苦,但就是不能『心』苦。
所以為何希望七殺星,宜僧道,蓋因七殺星有上將之格,卻不一定有上將之運,有能有才卻未必『有用』!這就是七殺星的悲情『實成敗之孤辰』!

另七殺星還有個大麻煩,就是享受『成就』,說是七殺的錯實非七殺的錯,但就是七殺星就這麼認為,我享受成就有何錯?沒錯!錯在『功高震主』、『不懂謙讓』、『小人環伺』,戰場殺敵先攻主帥,七殺星永遠主帥作風,卻也總是目標所在,一將功成萬骨枯,七殺也認為『正常』『應當』,故『上』與『下』都難與七殺一起『共成就』『同安樂』。

在命宮,若限不扶,夭折。

若限~在這大限的時間裡。不扶~沒有幫助、沒有吉星。
在命宮若限不扶~命宮為第一限所在,即第一個時運,水二局2歲起運,火六局6歲起運,故若限不扶就是運坐凶星,也等同了命作凶煞了,此時若三台無助(見紫微之章),又再坐煞,就真正成立了『不扶』格局,則容易發生夭折的不幸,蓋因父母宮或兄弟宮會是胎兒命,而命宮凶胎兒命又再凶,其意象很容易判別,容易父母疏忽大意而造成凶險,如高燒不退、洗澡燙傷、玩繩吊掛等等,多是疏忽不在意所造成的,只要能謹慎防範、認真看守,則平安無恙!

為何七殺在命會如此凶險,蓋因七殺為『金之靈』,在武曲之章就強調了,金就是財,財就是命,祿命祿命有祿才有命,又七殺為『成敗之孤辰』,七殺本身就是『無援』的,需要靠幫助,父母又不能幫,成敗已然分明了。

在官祿得地,化禍為祥。

得地~七殺在官祿宮最美,可為得地。化禍為祥~轉禍為吉。

七殺在官祿,即代表命主為貪狼,貪狼禍福主自然轉禍為吉。

在子息,而子息孤單。

子息~子女宮。子息孤單~子女少、子女外出。

子女宮為七殺星時,本身子女生的少,而子女又多往外奮鬥,故孤單,
且子女為『作金之靈,其性若清涼之狀。』也因此與子女的交集互動較少。

居夫婦,而鴛衾半冷。

夫婦~夫妻宮。鴛~鴛鴦。衾~被子。鴛衾~雙人的被子。半~一半、一邊。

鴛衾半冷~雙人的被子的被子,只有一個人蓋,意指夫妻聚少離多。

為何在子女宮、夫妻宮會有如此意象產生呢?除了七殺星基本的『作金之靈,其性若清涼之狀。』作祟外,其因也在於七殺的對宮(遷移)必定為天府有關,因為七殺在外面才會得到榮耀與賞識,所以容易形成出外打拼的事實。

會刑囚於田宅、父母,刑傷父母,產業難留。

會~同宮、拱合會照。刑~擎羊、天刑、天梁、七殺主風憲故也為刑星。

囚~廉貞、陀羅、鈴星、化忌。刑~處罰、刑責、阻礙。傷~傷害、困擾。

產業~財產事業。難留~不保了、沒有了。產業難留~很主破產之事。
田宅坐七殺星,則命主必為巨門星。

父母坐七殺星,則命主必為天梁星。

以上產生破產之事,怎會是巨門、天梁的罪過呢?這段文句若是變更成『父母刑傷,產業難留。』就為合理了,因為破產之事是七殺所惹出的,並非巨門、天梁所肇事,其實這句話專指七殺會廉貞在丑未宮,七殺本身就是刑星,廉貞就是囚星,廉殺組合官祿宮必定為武曲、破軍,武破組合在錢財事業本來就是不利的,甚至是有損的,此時廉殺又再遇刑囚之星更加強了『刑傷』,所謂的刑傷是指官司是非、錢財損傷,其意象完全是破產的意象,所以巨門在辰戌產生『陷性』,對家宅感受很差,因為父母生意事業失敗,誰能快樂起來?尤其是廉殺在未,太陽失陷於於子,與廉殺六害相妨礙。

同理坐天梁星在午地廟,遷移遇太陽陷,父親是不利的,巨門陷在辰,家宅感受是很差的,但其格局好過於命坐巨門在辰,但若遇破產之事,哪分誰倒楣?誰欠的多呢?所以本段論述在於告誡,廉殺組合在於事業衝刺上要務必小心,不論作何星曜,因為凡是紫貪盤,行運會走廉殺運,務必小心,遇凶煞要更加小心!

逢刑忌殺於遷移、疾厄,終身殘疾,縱使一身孤獨,也應壽年不長。

逢~同宮、拱合會照。刑~擎羊、天刑、天梁、七殺主風憲故也為刑星。

囚~廉貞、陀羅、鈴星、化忌。殺~空劫截殺神、七煞,故凶星通論。

本段完全是七殺的負面觀感發洩,反正就把七殺當壞人了,這種感覺就像是再怎麼會讀書的壞小孩,長大一定就是壞人,若命理之術學到如此庸俗蠻橫,全完了!仔細讀一讀文句『逢刑忌殺於遷移』,七殺坐遷移,則命主必定為天府星,那照本句理論,天府星根本是廢物啊!解厄哩?福分哩?一顆七殺在遷移,把在天府之章所學習的都丟了!聰明的紫微學者們啊,命理之術你們要自我深思判別啊!

七殺在疾厄~
有紫微獨坐的盤,命宮卯酉空宮;有紫破的盤,寅申空宮;

有紫府的盤,天機丑未獨坐;有紫貪的盤,太陽子午獨坐;
有紫相的盤,天同巳亥獨坐;有紫七的盤,辰戌空宮。

其中有六組空宮,這些要借宮、借星的位置,真把借來的當廢物用了!

其他天機、太陽、天同獨坐,也當作沒有存在了,沒有作用了!
哀!真言對於全書如此草率庸注,後學之人卻一再翻版不求甚解,徹底的不悅與不滿,還要再來害人幾何啊?

故本句『逢刑忌殺於遷移、疾厄,終身殘疾,縱使一身孤獨,也應壽年不長。』毫無存在價值與意義,因為一顆七殺會刑忌殺在遷移、在疾厄,要你終身殘疾、

一身孤獨、壽年不長,毫無源理與根本因素,不可信之!

與囚於身命,折肱傷股,又主癆傷。

囚~廉貞、陀羅、鈴星、化忌。

折~骨折、折損、損傷。肱~手臂。折肱~弄斷手臂、骨折。

傷~受傷、傷害、損傷。股~大腿。傷股~弄斷大腿、骨折。
癆~中醫指積勞損削之病:五癆,五臟勞損,心勞、肝勞、肺勞、脾勞、腎勞。
傷~隋巢元方《諸病源候論》以大飽傷脾;大怒氣逆傷肝;

強力舉重、久坐濕地傷腎;形寒飲冷傷肺;憂愁思慮傷心;風雨寒暑傷形;
大怒恐懼不節傷志,為七傷。

股肱~大腿和胳膊,均為軀體的重要部分,引申為輔佐君主的大臣,又比喻左右輔助得力的人,折肱傷股除有肢體之傷害,也隱述為損兵折將,接而癆傷。

論述災劫、健康,應當如是說理,怎可簡而言之!

會囚耗於遷移,死於道路。

囚~廉貞、陀羅、鈴星、化忌。耗~破軍、陀羅、鈴星、化忌、空劫。

本段文又僅單以遷移一宮就斷生死,且不說其理源何在?

且殺破狼為三合組合,不會有同宮的情況,若單以『會』而論,三合即是會,那不嚇死人哩!

以上兩段七殺遷移之論,完全是廢話,不可信之!

但若論七殺遷移,外出操勞奔命,則其理可經驗證,若因奔波操勞而折肱傷股,因憂慮煩愁而癆傷,甚至爆肝暴斃、又或操勞開車肢體損傷殘疾,造成如此論述,則可讓人接受理解,而非簡單一句『壽年不長』、『死於道路』,如此不負責任的恐嚇說詞,即便不死也被嚇死。

若臨陷弱之宮,為殘較減。

陷弱之宮~七殺無陷地,最低等級僅有平和,且只有紫微七殺組合,但紫微可化七殺為權,且紫微有解厄之功,若是紫七組合,作『為殘』論,則紫微毫無助力以及用武之地,深思啊!
為~作為。殘~兇、惡、狠。為殘較減~此處指述說『殘』,並未述說肢體之殘,不用一昧地指向傷殘之論,為殘可以解釋成凶狠的作為。

若值正陰之宮,作禍憂深。

值~遇。正陰~全陰、全暗。作禍~闖禍、為禍作亂。

憂~憂愁、煩惱。深~深慮、苦惱。

七殺無陷宮卻又一再講述『陷地』,七殺陷地在哪裡?有學者解為人盤,也有解為火地,又有人解為長生絕地,都未能作出真解~

今日真言妄語我白玉蟾,破解百年七殺陷地之謎,七殺陷地早早已經告知與你,就藏在這兩句文之中,『若臨陷弱之宮,為殘較減』、『若值正陰之宮,作禍憂深』,只因大家學者只拼命在作『為殘』論,錯失『正陰』論,何為正陰論?

大家只要注意觀盤,七殺必定與天府對宮,七殺與太陽必定在『六害位』,七殺已經永遠『恆對』天府與太陽二大主,天府的廟旺決斷了七殺的前程,太陽的光亮更加決斷了七殺的光明之路,故太陽陷地無光,七殺也作陷地論。

但七殺真正的陷地在酉,在酉的七殺為武殺組合,父母宮太陽陷在六害戌宮,與父緣薄、無助,天梁陷在兄弟宮,兩重意象父無緣、母無援,太陰又陷在疾厄宮,與武殺六合之位,與母無助,整體格局呈現出『正陰』全暗,作禍憂深意指失去管教,作為堪慮啊!

流年煞曜莫教逢,身殺(煞)星辰戌迭並,

流年~流年、小限。煞曜~即羊、陀、火、鈴、空、劫、忌,七煞。
莫~不要、不可、不能。教~再、使、令。逢~相遇、相逢、相會。
莫教逢~千萬不要別再相遇了。

流年煞曜~如流羊(流年擎羊)、流陀(流年陀羅)。
身~身宮。煞~即七煞。身煞星~身宮中坐有煞星,此處的身『殺』星做兩重解釋,一為身宮七殺,二為身宮有七煞,此處原則以身宮七殺星又有七煞『同坐論』

,蓋因文句以『迭並』成句。
辰戌~辰戌二宮,此處意指身宮坐七殺星,且落在辰戌二宮,又再坐有煞星。
辰戌~天羅地網,辰戌七殺為廟地,對宮天府亦為廟,辰宮太陽廟,戌宮太陽平。

迭~重疊、交會。並~重複、一起。迭並~重疊、重複、再次。

身殺逢惡曜於要地,命逢煞曜於三方,

身~身宮。殺~七殺星。身殺~身宮七殺星。逢~相遇、同宮。
惡~兇惡、凶險。曜~星曜。惡曜~凶險之星。於~在、環境、宮位。
要地~重要之地、險要之地,此句有承接上句『身殺(煞)星辰戌迭並』之意,故會單指辰戌二宮,但請注意這仍未構成『絕對』的因素,真言反主『陷弱之宮』、『正陰之宮』,比之『辰戌天羅地網』更加兇險,若學者各個細心觀盤,殺破狼在辰戌之地皆為廟旺,尤其七殺、貪狼更是廟樂之地,故此『要地』深思啊!
真言認為殺破二星,若身犯凶險,處處皆是要地,並非單指辰戌二宮。

命~命宮。逢~遇到、同宮。煞~凶惡、凶險。曜~星曜。惡曜~凶險之星。
於~在、環境、宮位。三方~三合宮,此處即指命、財、官三宮。

本段文句說得很明白,身宮坐七殺星,又遇惡曜同宮,而命宮又再有惡曜,且財帛、官祿二宮,又再再次遭逢惡曜同宮,等同命、財、官、身,四宮皆被惡曜同宮所制。

流煞又迭並,二限之中又逢,主陣亡掠死。

流~小限、流年。煞~煞曜、凶險之星,七煞皆論。又~再次、又再。
迭~重疊、交會。並~重複、一起。迭並~重疊、重複、再次。
迭並~重疊、重複,流年小限與身宮七殺疊併。

二限~大限、小限、流年,此處共會有三種組合,大限小限、大限流年、小限流年,當然了大限、小限、流年,那就『更加』明確了。

之中~裡面、組合、環境。又~再次、又再。逢~相遇、同宮。

主~主張、認為。陣~戰場、陣勢、隊形、組合。亡~死亡。

陣亡~戰爭、征戰、格鬥、打鬥。掠~拷打、搶奪、征戰、爭佔。死~死亡。
陣亡掠死~簡而言之,因打鬥、爭奪而傷亡,並非單指戰爭,如村莊結怨相鬥、幫派利益搶奪、遭逢土匪強盜搶劫等等,其中其實也包含了『國際競賽』,尤其是高危險的極限運動、賽車、快艇,諸如此類之『爭鬥』都論之。

 

簡單而言『流年煞曜莫教逢,身殺(煞)星辰戌迭並,身殺逢惡曜於要地,命逢煞曜於三方,流煞又迭並,二限之中又逢,主陣亡掠死。』,一再地強調用『又』、『疊併』、『逢』,所以千萬注意這是一個很強調『組合』的格局,而整段文句,有一關鍵要素~『命逢煞曜』,此處就已經明白說出,這個組合並非一定為七殺坐命,但是卻極主七殺坐身宮。
舉例~

若身宮辰戌七殺,命宮會是武相一平一廟,會是貪狼獨坐旺,會是廉府一平一廟,會是破軍平獨坐,會是紫微子午獨坐,又或是命身同宮,此時命宮有煞,三方又在有煞,流年小限煞星又再殺入,大限中又再再遭遇煞星,主陣亡掠死。

合太陽、巨門,會帝旺之鄉則吉,處空亡犯刑煞遭禍不輕。

合~六合、三合,此處將『害』作合,可由太陽星觀出。

合太陽巨門~七殺此時必定與紫微同坐。會~此處僅以『坐』論。

帝旺~此處坐兩重解釋,七殺遇紫微即為帝旺,另十二長生帝旺吉星也,但以五行局安十二長生,巳亥二宮不會坐帝旺之星,故僅以七殺逢紫微為帝旺之鄉論。

處空亡~紫七組合容易遭逢空劫二星同宮。

犯刑煞~紫七組合,因擎羊不會入巳亥二宮,擎羊入巳亥二宮,必須有祿存在巳亥二宮,且有凶星同坐,尤其祿存遇有忌、空劫同宮。

遭禍不輕~有麻煩禍事且不易處理。

大小二限合,身命逢煞,雖帝制也無功,三合對沖,雖祿亦無力。

合~會照、拱照、六合、六害。

身命逢煞~此處的條件已經設定為紫七組合,因文句上接會帝旺之鄉,下接帝制也無功,所以當紫七組合為身宮或命宮,且有化忌、空劫。

帝制~即指紫微化七殺為權。三合對沖~財、官、遷移有吉照。

祿亦無力~此處所論一直反覆紫七組合,遇有祿存財星,但卻有化忌、空劫,此時擎羊、陀羅夾破祿存,即便有紫微帝座遇祿存之奇格,也是帝無功、祿無力。

蓋世英雄為煞制,此時一夢南柯。

蓋世英雄~一身才華、一世英名。煞制~即羊陀夾祿成破局。

一夢南柯~空有罷了、有也成無、一場大夢。

此乃倒限之地,所主務要仔細推詳,乃數中之惡曜,實非善星也。

此乃~這是。倒限~無力、無功、無以發揮、作也白作、倒楣。

之地~時也、運也、命也。所主~所要論述的。務要~務必緊要。
推詳~推論、決斷。

此乃倒限之地~原本紫七組合可以是個『有用』的組合,當遭受破壞時,反而成為是個倒楣、背運的組合,尤其在行運之時。

乃~假若、假使、可能。數~斗數、作用,數中在此意指在斗數作用時。

實非善星~七殺星當作用不好、變質後,不是良善之星,意指成凶星作用。

 

希夷先生曰:

七殺斗中上將,遇紫微則化權降福,遇火鈴則長其殺威。

斗中~斗中之中、星曜星群之中。上將~大將軍、將軍王、主將、統帥。
遇~同宮、拱合會照。化~作用。權~權力、權勢、地位、命令。

降~產生、變化、降臨、給予、賜予。

長~助長、協助。殺威~殺氣、暴力、權令。

遇凶曜於生鄉,定為屠宰,會昌曲於要地,情性頑囂。

凶曜~煞星,尤主羊陀火鈴等殺性之星。

生鄉~生旺之地。七殺為火金,若論生旺,木火土之地可為生旺火金之地。

屠宰~屠殺也、宰殺也、凶暴也,全是暴力血腥,軍人、警察、公安、流氓、土匪、黑社會、乃至於所謂的劊子手(行刑之人)、屠夫、宰殺牲畜事業,甚至是『外科醫師』、『法醫』、『法官』皆論入『屠宰』,因七殺之星為刑星,即『刀之星』,外科醫師、法醫,並非一般膽識之人可任職,七殺為風憲之星,古時法官必須親臨現場執行處決,以上工作若是怯弱膽小難以勝任,故本段文句是在引述七殺之星夠膽識、夠冷靜,但也夠『狠』,不狠如何見血而不昏眩!

且七殺為金之靈,前述金之靈,五行金的精要、精髓、靈魂,引申為『關鍵』,七殺為金之主宰,金又做命的根本,故七殺為掌握命的根本之星,又敘述其性若清涼之狀,表示七殺之人冷靜不動聲色,遇血(火也,七殺火金),依然不改其色,又七殺實成敗之孤辰,即掌握成功(生也)或失敗(死也)的重要關鍵、人物,在在都顯示出七殺星,掌握住了生死關鍵。

至於七殺掌生死屠宰的格局高低,除注意七殺星的躔度外,更應參七殺與天府的相應以及太陽的明暗外,四煞尤其羊陀火鈴的廟陷也是非常重要的參考,尤其火鈴之星更掌握其殺威(權勢也),所以是將軍、是土匪、是法官、是屠夫,分明立見。

要地~機要之地、關鍵要素。情性~心情、個性。頑囂~頑固囂張、愚妄奸詐。
昌曲~皆為吉星,但若失陷反為凶星,文昌失陷形同擎羊,擅作小聰明,文曲失陷猶如甜言蜜劍,此時『昌曲於要地』要做機要、得地、關鍵論,假設昌曲之星廟旺則協助七殺正面、正向而行,假如昌曲之星陷弱則助七殺狂妄、宵小之為,尤其文昌之狂言,文曲之蜜劍。

 

秘經云:
在《紫微斗數全書‧諸星問答論》或者《紫微斗數全集‧星垣論》之中,整篇星曜問答敘論中,唯獨僅在七殺之章,出現《秘經》云!

真言才疏學淺、孤陋寡聞,查遍所有紫微相關資料,全部不見有所謂的《秘經》之書冊流傳,即便係以《緯書》假托為《秘經》,雖與易理有關,但卻與紫微斗數之術毫無關聯,尤其是星曜之論!以下是真言網路擷取關於『緯書』簡介~
漢代以神學迷信附會儒家經義的一類書,其中保存不少古代神話傳說,也記錄一些有關古代天文,曆法,地理等方面的知識,簡稱《緯》。

《七緯》~《易》、《書》、《詩》、《禮》、《樂》、《春秋》及《孝經》均有緯書,稱《七緯》。緯書內容附會人事吉凶,預言治亂興廢,頗多怪誕之談;但對古代天文、曆法、地理等知識以及神話傳說之類,均有所記錄和保存。緯書興於西漢末年,盛行于東漢,南朝宋時開始禁止,及隋禁之愈切。煬帝即位,搜天下書籍與讖緯相涉者皆焚之,其書遂散亡。緯書雖亡失殆盡,但散見於諸經注疏及為其他書籍所徵引者不少,後代學者曾加以搜輯。

明孫瑴輯有《古微書》,清馬國翰有《玉函山房輯佚書》,其所輯緯書名目如下:《易緯》八種:《乾坤鑿度》、《乾鑿度》、《稽覽圖》、《辨終備》、《通卦驗》、《幹元序制記》、《是類謀》、《坤靈圖》。

《尚書緯》五種:《璿璣鈐》、《考靈曜》、《刑德放》、《帝命驗》、《運期授》。

另有《尚書中候》十八篇。

《詩緯》三種:《推度災》、《泛曆樞》、《含神霧》。
《禮緯》三種:《含文嘉》、《稽命征》、《鬥威儀》。
《樂緯》三種:《動聲儀》、《稽曜嘉》、《葉圖征》。
《春秋緯》十四種:《感精符》、《文耀鉤》、《運鬥樞》、《合誠圖》、《考異郵》、
《保幹圖》、《漢含孳》、《佐助期》、《握誠圖》、《潛潭巴》、《說題辭》、《演孔圖》、《元命苞》、《命曆序》。另有《春秋內事》。《孝經緯》九種:《援神契》、《鉤命訣》、《中契》、《左契》、《右契》、《內事圖》、《章句》、《雌雄圖》、《古秘》。

 

而在《紫微斗數全書‧諸星問答論》裡,用到『秘云』的,有~
秘云:天府為祿庫,命逢終是富是也。

秘云:七殺居陷地,沉吟福不生是也。(七殺更用《秘經》云)

在《紫微斗數全集‧星垣論》裡,用到『秘云』的,卻有只有『七殺』!連天府也不見『秘云』之說!

不論在《全書》和《全集》,多是引用『希夷先生曰』、『玉蟾先生曰』、『歌曰』、『吉凶訣』,真言在此提出疑義,乃是要說明紫微斗數~真有《秘經》嗎?
而紫微斗數真有『秘傳』嗎?學者深思啊!
真言在此又再提出疑義,《紫微斗數全書‧卷三》從『論兄弟』一直到『論福德』,『缺漏最多的』皆是七殺星,何以《全書》對七殺偏頗待之呢?

七殺居陷地,沉吟福不生是也。

陷地~在前述『若臨陷弱之宮,為殘較減』、『若值正陰之宮,作禍憂深』已說明七殺陷地何在了,尤其是武殺在酉地,福德又為廉貪陷陷,是所有紫微盤局中最多陷落之星,高達了五顆,日、月、天梁、廉貞、貪狼,且在父母、兄弟、財帛、疾厄、福德,重要關鍵的宮位。

沉吟~起伏、時運困頓、無法發揮、有志難伸。福~福氣、福分。不生~不濟。

沉吟福不生是也~意指天時、地利、人和,皆不順暢如意。

身命二宮逢之定歷艱辛,二限逢之遭殃破敗。

身命二宮~身宮坐七殺、命宮坐七殺、命身同宮坐七殺。

歷艱辛~要經歷艱難困苦。二限~大小二限含流年。遭殃~倒楣。破敗~失敗。

遇帝祿而可解,遭流煞而逢凶。

遇~同宮、拱合會照,尤其以同宮時。帝祿~專指紫七組合加上祿存同宮。

可解~有幫助、有助力。

遇帝祿而可解~需要特別注意當紫七組合加上祿存同宮時,千萬不可有化忌、空劫再同宮,否則造成『帝無功、祿無力』,反為凶格。
流煞~在流年(大小限、流年)之時。逢凶~遭遇困境、遭遇凶險、遭遇破敗。

守身命作事進退,喜怒不常。

守身命~身宮坐七殺、命宮坐七殺、命身同宮坐七殺。

作事~行為處事。進退~矛盾、要又不要、拿不定主意。

喜怒不常~心情起伏變化大、隨自己的任性、高興作事。

左右昌曲入廟拱照,掌生殺之權,富貴出眾。

入廟拱照~拱合會照,同宮亦論。

左右昌曲入廟拱照~本段文句就補充了前述『昌曲於要地』的論點了,昌曲也是可以為用的,但要入廟才可顯其威。

掌生殺之權~也補述了前述『遇凶曜於生鄉,定為屠宰』即生殺大權也。

富貴出眾~高格局自然富貴出眾,低格局自然『沉吟福不生』。

若四煞忌星衝破,巧藝平常之人,陷地殘疾。

四煞忌星~羊陀火鈴、化忌。衝破~必見本宮坐凶,方可論之。

巧藝~專業巧手技藝。平常~普通。殘~缺憾、缺陷、不全。疾~疾病。

陷地~如上述所論『若臨陷弱之宮,為殘較減』、『若值正陰之宮,作禍憂深』已說明七殺陷地何在了,尤其是武殺在酉地,福德又為廉貪陷陷,是所有紫微盤局中最多陷落之星,高達了五顆,日、月、天梁、廉貞、貪狼,且在父母、兄弟、財帛、疾厄、福德,重要關鍵的宮位。
日月本屬元氣、天梁中藥星、太陽在父母主相貌、也主遺傳,太陰在疾厄、也主遺傳和後天疾症,福德廉貪主要求慾望,武曲、七殺皆主祿命(尤其勞碌之命),若武殺坐凶又遇四煞忌星衝破,多是爆肝之症,或前述五癆七傷,總之一句話,操勞過頭了,不殘也殘。

女命旺地,財權服眾,志過丈夫。

旺地~無破加吉。財權~財富權勢、權力,此處『財』亦作『才』論,指能力。

服眾~令人佩服。志~志氣、志向。過~超越。丈夫~男人。簡而言之『女強人』。

四煞衝破,刑剋不潔,

四煞~羊陀火鈴。衝破~必見本宮坐凶,方可論之。

刑~刑罰、刑責、困難、阻礙。剋~壓制、壓抑、無法發揮。

不潔~不乾淨、不清潔、不光彩,此處不潔並非單指情慾,而是泛指手段,因為七殺的『要』,帶有脅迫之性,遇凶煞擾亂則會顯出不擇手段,得到再說,而此處的四煞衝破刑剋不潔,也並非專指女性,男人女子通論。

僧道宜之,若煞湊,飄蕩流移,還俗。

僧道宜之~因七殺金之性帶殺氣,其表象威嚴難親近,但其性又為清靜姿態,所以朝向修行、宗教之路,很合宜的,可減殺氣增其清涼,也可將成敗化空,孤辰增援。

煞湊~同宮、拱合會照,尤其以同宮論。飄盪~居無定所。流移~流動遷移。

還俗~僧尼或出家的道士恢復俗人的身分,七殺遇凶連出家僧道都沒得作,豈不可憐哉?主在幾個問題,七殺風憲星好管不平,僧道以清淨為第一,七殺好管不平,容易為寺院惹事,尤其七殺遇凶,個性暴動,七殺權星喜作老大之姿,在遇凶更逞其威,寺院之中人人當為平等,老大心態難與同修共事,七殺之人表象威嚴難親近,且又金性高傲之態,若要化緣托缽,恐非易事。

 

歌曰:

七殺寅申子午宮,四夷拱手服英雄,魁鉞左右文昌會,權祿名高食萬鍾,

寅申~七殺寅申,分為『七殺朝斗』、『七殺仰斗』格,但多通稱『七殺朝斗』格。
子午~七殺子午皆為旺地,在殺破狼組合中,破軍在午為『英星入廟』,貪狼在午遇擎羊為『馬頭帶劍』,唯獨七殺在午毫無格局,而貪狼可為馬頭帶劍,在在都顯示對七殺的不公平,在真言解《太微賦》已經詳實敘述,七殺在午才是『真正』馬頭帶劍格,詳見~真言解《太微賦》。

四夷~東夷、西戎、南蠻、北狄,通稱邊疆之地。拱手~兩手相合以示敬意。

服~服順、順服。食~食祿、封賞、官位、官職。
萬鍾~優厚的俸祿,意指官位崇高。

殺居陷地不堪言,凶禍猶如抱虎眠,若是煞強無制伏,少年惡死到黃泉。

不堪言~心中苦悶自己吞、心事誰人知。凶禍~凶險災禍。

抱虎眠~意指凶險、不如意。煞強~煞星齊聚。無制服~沒吉星來相助。

少年~意指年紀輕輕、中年以下。惡死~沒有發展、沒有成就、成事不足。

尤其武殺組合,如上所述難得父母照顧,多會流落街頭,接著不是結黨惹事就是跟隨大哥,造作凶險之事而犯凶險。

本段文章編寫於2012.08月_紫微學堂_中階授課講義

(《新編紫微斗數全書_真言解紫微》本書即將集結出版~敬請期待!)

更多討論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tw8698

分類: 諸星問答論(2012概述)。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