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意 | 紫微斗數 | 易與醫學 | 五行陰陽 | 陽宅風水 | 傳奇神話 | 道與金丹 | 佛學經典 |

 

悟真直指_悟真篇后序

 

窃以人之生也,皆缘妄情而有其身。

有其身则有患;若无其身,患从何有!

夫欲免夫患者,莫若体夫至道;

 欲体夫至道,莫若明夫本心。

心者道之体也,道者心之用也。

人能察心观性,则圆明之体自现,无为之用自成。

不假施功,顿超彼岸。

此非心镜朗然,神珠廓明,则何以使诸相顿离,纤尘不染,心源自在,决定无生者哉!

然其明心体道之士,身不能累其性,境不能乱其真,

则刀兵乌能伤,虎兕乌能害,巨焚大浸乌足为虞?

达人心若明境,鉴而不纳,随机应物,和而不唱,故能胜物而无伤也。

此所谓无上至真之妙道也。

 

原其道本无名,圣人强名;

 道本无言,圣人强言耳。

然则名言若寂,则时流无以识其体而归其真。

是以圣人设教立言以显其道,故道因言而后显,言因道而返忘。

奈何此道至妙至微,世人根性迷钝,执其有身而恶死悦生,故卒难了悟。

黄老悲其贪著,乃以修生之术,顺其所欲,渐次导之。

以修生之要在金丹,金丹之要在神水华池,

故《道德》、《阴符》之教得以盛行于世矣,盖人悦其生也。

然其言隐而理奥,学者虽讽诵其文,皆莫晓其意,

若不遇至人授之口诀,纵揣量百种,终莫能著其功而成其事,

岂非学者纷如牛毛,而达者乃如麟角耶!

 

伯端向己酉岁于成都遇师,授以丹法,

自后三传非人,三遭祸患,皆不愈两旬,

近忆师之所戒云:"异日有与汝解缰脱锁者,当宜授之,余皆不许。"

尔后欲解名籍,而患此道人不知信,遂撰此《悟真篇》,叙丹法本末。

既出,而求学者凑然而来,观其意勤,心不忍拒,乃择而授之。

然所授者,皆非有巨势强力能持危拯溺、慷慨特达、能仁明道之士。

初再罹祸患,心犹未知,竟至于三,乃省前过。

故知大丹之法至简至易,

虽愚昧小人得而行之,则立超圣地,是以天意秘惜,不许轻传于匪人也。

 

而伯端不遵师语,屡泄天机,以其有身,

故每膺谴患,此天之深戒如此之神且速;

敢不恐惧克责。

自今以往,当钳口结舌,虽鼎镬居前,刀剑加项,亦无复敢言矣。

 

此《悟真篇》中所歌咏大丹、药物、火候细微之旨,无不备悉。

倘好事者夙有仙骨,观之则智虑自明,可以寻文解义,岂须伯端区区之口授耶。

如此,乃天之所赐,非伯端之辄传也。

其如篇末歌颂,谈见性之事,即上之所谓无上妙觉之道也。

然无为之道,济物为先,虽显秘要,终无过咎。

奈何凡夫,缘业有厚薄,性根有利钝,纵闻一音,纷成异见,

故释迦、文殊所演法宝,无非一乘,而听学者随量会解,自然成三乘之差。

此后若有根性猛利之士,见闻此篇,则知伯端得闻达摩、六祖最上一乘之妙旨,

可因一言而悟万法也;

如其习气尚余,则归中下之见,亦非伯端之咎矣。

 

时,元丰改元戊午岁仲夏月戊寅日,张伯瑞平叔再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