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意 | 紫微斗數 | 易與醫學 | 五行陰陽 | 陽宅風水 | 傳奇神話 | 道與金丹 | 佛學經典 |

 

悟真直指_悟真篇原序

 

嗟夫!人身难得,光景易迁,罔测修短,安逃业报?

不自及早省悟,惟只甘分待终,

若临歧一念有差,立堕三涂恶趣,则动经尘劫,无有出期。

当此之时,虽悔何及?

故老释以性命学开方便之门,教人修炼,以逃生死。

释氏以空寂为宗,若顿悟圆通,则直超彼岸;如有习漏未尽,则尚徇于有生。

老氏以炼养为真,若得其枢要,则立跻圣位;如其未明本性,则犹滞于幻形。

 

其次,《周易》有穷理尽性至命之辞,

鲁语有毋意必固我之说,此又仲尼极臻乎性命之奥也。

然其言之常略,而不至于详者,何也?

盖欲序正人伦,施仁义礼乐有为之教。

故于无为之道,未尝显言。

但以命术寓诸《易》象,以性法混诸微言耳。

至于

《庄子》推穷物累逍遥之性,

《孟子》善养浩然之气,皆切几之矣。

 

迨夫汉魏伯阳引《易》道阴阳交姤之体,作《参同契》以明大丹之作用,

唐忠国师于语录首叙老庄言,以显至道之本末,如此岂非教虽分三,道乃归一。

奈何后世黄缁之流,各自专门,互相非是,致使三家旨要迷没邪歧,不能混而同归矣!

且今人以道门尚于修命,而不知修命之法,理出两端,

有易遇而难成者,有难遇而易成者。

如炼五芽之气,服七耀之光,

注想按摩,纳清吐浊,念经持咒,噀水叱符,叩齿集神,休妻绝粒,存神闭息,

运眉间之思,补脑还精,习房中之术,以致服炼金石草木之类,皆易遇难成者。

已上诸法,于修身之道,率皆灭裂,故施功虽多,而求效莫验。

若勤心苦志,日夕修持,止可避病,免其非横。

一旦不行,则前功渐弃。

此乃迁延岁月,必难成功。

欲望一得永得,还婴返老,变化飞升,不亦难乎?深可痛伤!

盖近世修行之徒,妄有执著,不悟妙法之真,却怨神仙谩语。

殊不知成道者,皆因炼金丹而得。

恐泄天机,遂托名数事而名。

其中惟闭息一法,如能忘机息虑,即与二乘坐禅相同。

若勤而行之,可以入定出神。

奈何精神属阴,宅舍难固,不免常用迁徒之法。

既未得金汞返还之道,又岂能回骨换阳,白日而升天哉?

 

夫炼金液还丹者,则难遇易成,

须要洞晓阴阳,深达造化,方能追二气于黄道,会三性于元宫,

攒簇五行,和合四象,龙吟虎啸,夫唱妇随,玉鼎汤煎,金炉火炽,

始得玄珠成象,太乙归真。

都来片饷工夫,永保无穷逸乐。

至若防危虑险,慎于运用抽添,养正持盈,要在守雌抱一。

自然返阳生之气,剥阴杀之形。

节气既周,脱胎神化,名题仙籍,位号真人,此乃大丈夫功成名遂之时也。

 

今之学者,有取铅汞为二气,指脏腑为五行,

分心肾为坎离,以肝肺为龙虎,用神气为子母,执津液为铅汞,

不识沉浮,宁分主客,

何异认他财为己物,呼别姓为亲儿,

又岂知金木相克之幽微,阴阳互用之奥妙?

是皆日月失道,铅汞异炉,欲结还丹,不亦难乎?

 

仆幼亲善道,涉躐三教经书,

以至刑法书算、医卜战阵、天文地理、吉凶死生之术,靡不留心详究。

惟金丹一法,阅尽群经及诸家歌诗论契,

皆云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水银丹砂,白金黑锡,离坎男女,能成金液还丹。

终不言真铅、真汞是何物也。

又不说火候法度,温养指归。

加以后世迷徒恣其臆说,将先圣典教妄行笺注,乖讹万状。

不惟紊乱仙经,抑亦惑误后学。

 

仆以至人未遇,口诀难逢,遂至寝食不安,精神憔悴。

虽询求遍于海岳,诸益尽于贤愚,皆莫能通晓真宗,开照心腑。

后至熙宁己酉岁,因随龙图陆公入成都,

以夙志不回,初诚愈恪,遂感真人,授金丹药物火候之诀。

其言甚简,其要不繁,可谓指流知源,

语一悟百,雾开日莹,尘尽鉴明,校之仙经,若合符契。

因谓世之学仙者,十有八九;

 而达其真要者,未闻一二。

 

 

仆既遇真诠,安敢隐默,罄所得,成律诗九九八十一首,号曰《悟真篇》。

内七言四韵一十六首,以表二八之数;

绝句六十四首,按《周易》诸卦;

五言一首,以象太一之奇;

续添西江月一十二首,以同岁律。

其如鼎器尊卑、药物斤两、火候进退、主客后先、存亡有无、吉凶悔吝,悉备其中矣。

及乎篇集既成之后,又觉其中惟谈养命固形之术,而于本源真觉之性有所未究,

遂玩佛书及《传灯录》,至于祖师有击竹而悟者,乃形于歌颂、诗曲、杂言三十二首,

今附之卷末,庶几达本明性之道,尽于此矣。

 

所期同志览之,则见末而悟本,舍妄以从真。

 

时,皇宋熙宁乙卯岁旦,天台张伯端平叔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