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意 | 紫微斗數 | 易與醫學 | 五行陰陽 | 陽宅風水 | 傳奇神話 | 道與金丹 | 佛學經典 |

 

参同契直指三相类上篇

东汉叔通淳于真人撰

栖云山悟元子刘一明解

蓬萊一元子紫微學堂章真言段落

 

三相者,

一相大《易》性情,

一相黄老之术,

一相炉火之事。

三道由一,故名三相类。

类者,亦契合之义。

 

参同契直指三相类
三相类原序

参同契者,敷陈梗概,不能纯一,泛滥而说,纤微未备,阙略仿佛。

今更撰录,补塞遗脱。

润色幽深,钩援相逮,旨意等齐,所趋不悖,故复作此,命三相类。

大易性情,各如其度。

黄老用究,较而可御。炉火之事,真有所据。三道由一,俱出径路。

枝茎花叶,果实垂布,正在根株,不失其素。诚心所言,审而不误。

 

上篇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沟数万里。

河鼓临星纪兮,人民皆惊骇。

昝影妄前却兮,九年被凶咎。

皇上览视之兮,王者退自改。

关键有低昂兮,害气遂奔走。

江河之枯竭兮,水流注于海。

 

 

金丹之道,最幽最深,至神至妙,暗合乾坤,默通造化,

能以有形入无形,以无象生有象。

故古来仙真,上观天符,下察地理,窃阴阳,夺造化,保命全形,完成大道也。

 

仙翁首以天地示法象者,盖以大道无形,而天地有象,即有以形无,即实以示虚。

而虚无之道,昭昭乎见于象矣。

象者,比象,言此物象彼物也。

法者,效法。

法象者,效法此象也。

天地之象,至大至显,易见易知。

试观天地悬隔,不知几万余里,地下之吉凶未起,而天上之变象已垂。

上天之气运稍错,而地下之悔吝即至。

何以故?

此感彼应,形相隔而气相通也。

 

玄沟者,天下地上中空之处。

以其阔大无边,玄渺难测,故为玄沟。

 

河鼓星纪,皆星名。

河鼓临于星纪之位,是不循度数;

日之昝影,妄有前却,是失其正道。

二者皆反其常。

反常,则水旱灾生,兵疫祸患之凶咎,未有不至者。

故皇王见其象,而退居悔过,以挽天心。

比之人生之初,性情纯一,阴阳和合,及至二八,养为纯阳之体,是谓上德之人。

当此之时,苟非天纵之圣贤,而能保此一点真阳之气者,有几人哉!

一切世人,俱顺行造化,阳极生阴,阴一生而先天变为后天。

阳渐消,阴渐长,恣情纵欲,弃真从假,所谓五行顺行,法界火坑也。

亦如星移本位,日昝妄行,凶咎立至者同也。

若是至人,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行金丹有为之道,返本还元。

所谓五行颠倒,大地七宝,如皇王占象御治,鼎新革故,变凶为吉,拔乱反治者同也。

 

关为门外之铁关,

键为门内之木键。

有关键,而盗贼害气自远。

道有关键,而阴魔邪怪自灭。

何则关以防内,键以防外?

防外者,防其外来之客气;

防内者,防其内生之私欲。

内外严密,则内念不出,外邪不入。

阴渐退,阳渐长,四象可和,五行可攒。

如江河众水,朝宗于海,而不分派横流。

至圣云:“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

正关键之妙旨,退改之效征也。

 

天地之雌雄兮,徘徊子与午。

寅申阴阳祖兮,出入复更始。

循斗而摇光兮,执衡定元纪。

摇光(一本摇招,摇非斗中之星,不能定元纪,应是摇光,今作摇光解)

 

上言法象取乎天地,则是金丹之道、天地之道也。

天地之道,一阴一阳之道。

天为雄为阳,

地为雌为阴。

阳生于子,极于巳;

阴生于午,极于亥。

一日一夜,子午运转,是谓天地之雌雄徘徊于子午也。

夏至日出于寅,入于戌,

冬至日出于辰,入于申。

夏至后日渐南,

冬至后日渐北,

终而复始,是谓寅申阴阳祖,出入复更始也。

 

摇光,乃北斗之标星,又名天罡星,又名破军星。

天罡所坐者凶,所指者吉。(真言註:此為『沖』之理源也!)

月建于子,则坐午指子,水旺而火衰;

月建于午,则坐子指午,火旺而水衰。

十二月皆如是坐指,一岁一周天。

北斗第六星为衡星,罡星在前,衡星在后,运四时而行造化,

故日循斗而摇光兮,执衡定元纪。

 

学者若能知的吾身阴阳发生之时,出入之度,扭转罡星,斡回斗柄,

则天关在手,地轴由心,因时采药,勤功烹炼,复我先天原本,亦不难也。

但此罡星,人不易知,亦不易见,若非真师指示,谁敢饶舌?

 

所谓“日月常加戌,时时见破军。破军前一位,誓愿不传人”。

罡星一名破军,破军前一位,即所指之方。

所指之方,有先天真一之气,乃生物之祖气。

古来仙真,皆采此一气,而了命了性。

所谓得其一万事毕者,即此一气也。

丹经子书,不肯直指罡星为何物,一气在何处者,恐为匪人所得,有遭天遣耳。

悟元子斗胆,今为祖师传真写神,稍露天机。

若有志士见之,心知默会,此乃鬼神所示,非悟元之罪也。

 

吾之真正罡星,不是别物,即道心之真知也。

真知具有先天至阳之气。

此气统阴阳,含五行,为性命之根,道德之源,

藏而为真性,发而为真情,性也情也,皆是至真之物。

其分性情者,以动静论之耳。

此气本来原是我家之物,因落后天,假陷其真。

真知有昧,聪明外用,妄念内生,狐朋狗党,真知变为假知,生气化为杀气。

 

先天之气,不属于我。

如我家之物,走失他家,罡星坐于我,而指于他矣。

今欲返还先天,须要在他家盗来。

盗之之法,杀机中求生机,妄情中求真情。

真情吐而真知现,真知现而回光返照。

罡星指内而不指外,生气收内而不散外,

可以和四象,可以攒五行,可以了性命,可以完大道。

但恐人无志气,费不得心思穷理,下不得功夫寻真,不得亲见罡星耳。

噫!可与知者道,难与不知者言也。

 

升熬于甑山兮,炎火张设下。

白虎导唱前兮,苍液和于后。

朱雀翱翔戏兮,飞扬色五彩。

遭遇罗网施兮,压之不得举。

嗷嗷声甚悲兮,婴儿之慕母。

颠倒就汤镬兮,摧折伤毛羽。

 

既知造化权衡,须合四象五行。

甑为藏水之器。

甑山者,鼎也。

炎火者,炉也。

升熬于甑山者,水在上也。

炎火张设下者,火在下也。

水在上,火在下,以真一之精,养虚灵之神,水火相济也。

白虎在西为金,为真情;

青龙在东为木,为真性。

苍液,即木性之精,金情刚,木性柔,金本克木,木本畏金。

白虎导唱前者,金情恋木慈仁,推情而合性也。

苍液和于后者,木性爱金顺义,以性而求情也。

驱虎就龙,以龙就虎,性情相投,金木相并。

朱雀者,火之象。

 

四象之中,惟火最灵,

其性好飞,稍有触犯,翱翔腾空,炫耀五彩,水火金木,皆受其伤。

修丹者,须先将此一物,降伏驯顺,方能济事。

遭遇罗网,施压之不得举者,尽炼己之功,惩忿室欲,不使火之妄动也。

嗷嗷声甚悲,婴儿之慕母者,火不妄动,燥性消化,火归于源,神依于性矣。

颠倒就汤镬,摧折伤毛羽者,

炼己炼到无己时,邪火下降,真水上升,水火熏蒸,气质俱化,四象和合,

从此可以炼大药矣。

 

漏刻未过半兮,鱼鳞狎鬣起。

五色象炫耀兮,变化无常主。

潏潏鼎沸驰兮,暴涌不休止。

接连重叠累兮,犬牙相错距。

形似仲冬冰兮,瓓玕吐钟乳。

崔嵬而杂厕兮,交积相支柱。

阴阳得其配兮,淡泊而相守。

青龙处房六兮,春华震东卯。

白虎在昴七兮,秋芒兑西酉;

朱雀在张二兮,正阳离南午。

三者具来朝兮,家属为亲侣。

 

上节言攒簇药物之功,此节明结丹火候之用。

当四象和合,五行攒簇,是已药物入于乾鼎,急用坤炉中一点真火煅炼之。

片刻之间,五行混化,先天之气,自虚无中生出。

故曰漏刻未过半兮,鱼鳞狎鬣起。

 

鱼为水中之阳物,喻先天阳气发现。

鳞狎鬣起,先天阳气,得真火熏蒸,腾跃变化之象。

五色炫耀者,五行一气也。

变化无常者,潜跃不定也。

潏潏鼎沸驰,暴涌不休止者,药气方化而弱嫩也。

接连重叠累,犬牙相错距者,药气由嫩而渐凝也。

形似仲冬冰,瓓玕吐钟乳者,由散而聚,凝结坚固也。

崔嵬而杂厕,交积相支柱者,由杂而纯,药气返阳也。

阴阳得其类,淡泊而相守者,阴阳相当,浑然一气。

 

药即是火,火即是药,

自有天然真火,炉中赫赫长红,无容调和之力,

须当淡泊相守,防危虑险,沐浴温养,以行无为之功矣。

 

青龙处房六,春华震东卯者,

青龙,木之象;

房者,水之星;

六者,水之数。

木居水地,木得水而有养,春旺行阳气也。

 

白虎在昴七,秋芒兑西酉者,

白虎,金之象,

昴者,火之星;

七者,火之数。

金居火位,金得火而生明,秋旺运阴气也。

 

朱雀在张二,正阳离南午者,

朱雀,火之象;

张者,火之星;

二者,火之生数。

火居正南午,在金木之间,阳极阴生之处。

 

象夏至交接阴阳,炼度刑德者也。

金木火三者来朝,丹鼎结为亲侣。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金,金生水。

虽三者,而具四象之气。

四象具于鼎中,自烹自煎,圣胎无质生质,无形生形,自然变化矣。

此内药天然真火之法象,与前之白虎、苍液、朱雀不同。

前言其外,此言其内。

外者后天中返先天,出于人力;

内者已返回之先天,出于天然。

此内外火候之别,学者须于此处着眼。

 

本之但二物兮,末而为三五。

三五并与一兮,都集归一所。

治之如上科兮,日数亦取甫。

先白而后黄兮,赤黑达表里。

名曰第一鼎兮,食如大黍米。

自然之所为兮,非有邪伪道。

山泽气相蒸兮,兴云而为雨;

泥竭遂成尘兮,火灭化为土;

如蘖染为黄兮,似蓝成绿组。

皮革煮成胶兮,曲蘖化为酒。

同类易施功兮,非种难为巧。

惟斯之妙术兮,审谛不诳语。

传于亿后世兮,昭然自可考。

焕若星经汉兮,昺如水宗海。

思之务令熟兮,反覆视上下。

千周灿彬彬兮,万遍将可覩。

神明或告人兮,心灵乍自吾。

探端索其绪兮,必得其门户。

天道无适莫兮,常传于贤者。

并与一(一本为一;一本危一);

或告人(一本忽告人)

 

此节总结全篇大意。

夫金丹之道,乃阴阳五行之道。

始而和合阴阳以成还丹,末而三五归一,以成圣胎。

故曰本之但二物兮,末而为三五。

三五和谐,浑然一气,大道成矣。

然修丹之道,采药有时,烹炼有法,火候有数,功夫不到,未许完成。

故先黑中取白以为丹母,次则以白造黄,以结圣胎。

赤者为火,

黑者为水。

表里者,内外二药也。

金丹之道,药虽有内外之别,

而水火烹炼之功,不到十月胎完之后,不得休歇,始而练己,

既而炼药,终而温养,始终内外,全赖水火收功。

故日赤黑达表里,所谓功夫不到不方圆也。

名曰第一鼎者,只此一乘法,余二皆非真也。

食如大黍米者,丹成九转,号曰黍米之珠,人得食之。寿与天齐,长生不老。

 

此珠从虚空中结就,离种种法,

乃阴阳自然交感之气而成,非炉火采战等等邪伪之术,

强扭强捏,无益有损者同也。

 

且如山泽通气而为雨,泥水竭干而成尘,

火灭为土,蘖染为黄,以蓝成绿,以皮煮胶,以曲为酒,皆自为之为。

此何以故?

盖其类相同,易于施功。

若两不相涉,欲以耕石种稻、缘木求鱼,虽巧何用?

太抵人生非凡父凡母之精血,而幻身不成,非灵父圣母之阴阳,而法身难就。

法身幻身,皆赖阴阳而成就,是不过顺逆不同,圣凡有别耳。

一切常人,只知顺行阴阳,至于逆用之道,万中无一知者。

《参同》之道,神矣,妙矣!

其神妙者,在乎用阴阳之术以立言。

其理切,其道大,乃脚踏实地之功夫,

非悬虚不实之邪说,真万世修道之阶梯,性命之津梁。

其说详明,焕若星之经汉;

其理撮要,昺如水之朝宗。

学者若能熟思谛审,探端素绪,

久则神明默告,心灵乍悟,必得其门户,而钻入理窟矣。

 

天道无私,常传贤者,

盖道为天地所贵,非大忠大孝者不传,非大德大行者不授。

果是贤者,有何不传不授哉?

噫!君子得之固穷,小人得之轻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