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意 | 紫微斗數 | 易與醫學 | 五行陰陽 | 陽宅風水 | 傳奇神話 | 道與金丹 | 佛學經典 |

 

《象言破疑》卷下

金丹
金者,堅剛永久不壞之物;
丹者,圓滿光淨無虧之物。
古仙借金丹之名,以喻本來圓明真靈之性也。
 
此性
在儒則名太極,
在釋則名圓覺,
在道則名金丹。
名雖分三,其實一物。
 
儒修之則為聖,
釋修之則為佛,
道修之則為仙。
三教聖人皆以本來真性為成道之本也。
 
愚人不知,或用五金八石煆煉成藥為金丹者,非也。
 
真性在大造爐中,經火煆煉成熟,與天地同長久,與日月同光明,
豈凡世有質之物能成哉?


天地之心
修真第一要著,須要認得天地之心。
 
天地之心即前所云天良真心也。
此心恍惚杳冥,不輕現象,
因有虛室生白,暗中忽明之時,方露端倪。
 
天屬陽,
地屬陰,
天地之心,乃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合之心。
 
陰陽合,有此心,
陰陽分,無此心;
非色非空,即色即空,
非有非無,即有即無,
色空無礙,有無不立,乃真空中之妙有也。
 
識得此心,守而不失,則大本已立,其餘易事耳。
 
愚人不知,皆在肉團頑心上揣摩,
或以動心為天地之心,
或以靜心為天地之心,
或心住中宮為天地之心者,皆非也。
 
夫頑心者,後天私欲之人心,
動心則著於有,
靜心則著於無,
住心又著於象,
此等之心與天地之心云泥相隔。
 
蓋以天地之心,
動靜如一,寂然不動,感而遂通,感而遂通,寂然不動,
豈肉團頑心之謂乎?


偃月爐
偃月者,偃仰蛾眉之月。
 
月晦極,下又生明,
喻人至靜之中,忽有天根現露,號曰道心,有如偃月之象。
 
爐者,運火之器,以其道心陽光,能以煆煉一身之陰氣,
故又喻之為爐,
其實道心即天地之心。
 
以體言,為天地之心;
以用言,為道心。
一物而二名也。
 
愚人不知,以丹田之下橫骨上仰為偃月爐,
或認心字一彎上仰,誤以肉團心為偃月爐,
又采戰家以婦女產門為偃月爐者,皆非也。
 
夫偃月爐,乃道心之光輝,
此光照處,諸邪皆滅,能以作聖,能以作仙。
紫陽翁云:"休泥丹灶費工夫,煉藥須尋偃月爐。"
又云:"
偃月爐中玉蕊生,朱砂鼎裡水銀平;
只因火力調和後,種得黃芽漸長生。"
於此可知偃月之義矣。


朱砂鼎
朱砂者,火之色,因其火能煆煉諸物,去舊換新,故人以鼎象之。
 
火之為物,最靈最神,無物不化,
喻其神明無處不照,無事不成之義。
 
但神有元神有識神,
識神能以敗道,
元神能以成道。
 
蓋識神帶有歷劫根塵,借元神之靈而生妄,不至喪去性命而不止。
 
修行大法,須要以元神而制識神,
識神不起,則邪火滅,
邪火滅而真火生,真火生而和氣氤氳,生機不息,大道可望。
 
愚人不知,誤認昭昭靈靈之識神以為元神者,非也。
 
夫元神者,不神之神,靈而最真,真而最靈;
昭昭靈靈之神,乃神而神者,
雖靈有假,假中之靈為輪回之種子。
古仙云:"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
生死本,即識神之謂也。


元牝之門
元為陽、為剛、為動,
牝為陰、為柔、為靜,
元牝之門乃陰陽之竅、剛柔之門、動靜之關,
無方無所,無形無象,
彷彿曲肖,虛懸一竅,
在五行不到之處,四大不著之境,
至無而含至有,
至虛而含至實,
乃陰陽相合之中一竅。
 
愚人不知,以口鼻為元牝者,非也。
 
夫口鼻是呼吸出入之門,非陰陽出入之門,
陰陽相合,生仙生佛,
口鼻呼吸之氣,豈能生仙生佛乎?
悟真云:"元牝之門世罕知,莫將口鼻妄施為"者是也。


元關一竅
元關者,至元至妙之關口,
又名生死戶、生殺室、天人界、刑德門、
有無竅、神氣穴、虛實地、十字路等等異名,
無非形容此一竅耳。
 
元關即元牝之別名,
因其陰陽在此,故謂元牝門;
因其元妙不測,故謂元關竅,
其實皆此一竅耳。
 
愚人不知,或以心下腎上處為元關,
或以臍心為元關,
或以尾閭為元關,
或以夾脊雙關為元關,凡此皆非也。
 
蓋元關無定位,若有定位即非元關。
 
陳虛白以念頭起處為元關,似是而實非也。
念頭起處已落於後天有形之物,如何稱為元關?
吾今與大眾分明指出:在恍惚杳冥之間,有無相入之際,
悟真篇曰:
"恍惚之中尋有象,杳冥之內覓真精,
 有無從此自相入,未見如何想得成?"
又四百字云:"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
此實指元關一竅而言也。


穀神
谷神者,空穀之神,俗名崖娃娃。
因其兩山高聳,中間一穀,人聲喊叫,穀中傳聲,故名穀神。
修道借此以喻人身虛靈之神。
 
蓋心虛則靈,不虛不靈,靈出於虛,亦名穀神。
 
神者,無形無象,靈而不可測度之義。
 
所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者,此神也;
所謂凝結聖胎者,亦此神也。
 
愚人不知,以神存天谷謂穀神,
或神守黃庭謂穀神者,皆非也。
 
若神存於天穀,神守於黃庭,則是不虛,不虛焉得有神?
不虛無神,何得名穀神?
悟真云:
"要得穀神長不死,須憑元牝立根基。
  真精既返黃金室,一顆靈光永不離。"
元牝合而中即虛,虛則真靈常存而不昧矣。
真精靈光穀神,皆喻真靈之一物耳。


金鼎玉爐
金鼎者,剛強堅固之物,喻人志念專一,能以載道之義,又名乾鼎;
玉爐者,溫柔平靜之物,喻人工夫漸進,能以久遠之義,又名坤爐。
 
愚人不知,鑄造鐵鼎,做作泥灶,燒煉金石,妄想成丹者,非也。
 
蓋有形之爐鼎只能煉有形之凡藥,而不能煉無形之仙藥。
古仙云:鼎鼎原無鼎,爐爐亦非爐。
 
其所謂爐鼎者,以其修道之功,剛柔兩用方能濟事,
亦如燒煉家,有鼎不可無爐,有爐不可無鼎,
鼎爐俱備,方能成藥也。


烏兔藥物
日中有金烏,為陽中之陰;
月中有玉兔,為陰中之陽。
 
日在卦為離,離外陽內陰,喻其剛中有柔之義;
月在卦為坎,坎外陰內陽,喻其柔中有剛之義。
 
金丹之道,惟取剛中之柔,柔中之剛,
兩味真陰真陽大藥,熔化一氣而成丹。
 
曰藥物者,以其真陰真陽能以返老還童,延年益壽也。
至於龜蛇盤結,水火相濟,亦是此理,
不過隨便取象,以證真陰真陽合一之道耳。
 
愚人不知,疑為烏兔二字,或口吸日精月華,或眼接日精月華者,非也。
 

天有天之日月,
人有人之日月,
人身真陰真陽,即人之烏兔日月也。
 
天邊日月精華,與我相遠,怎能采來?
如曰能采,則所采者身外邪氣,久必內得臌脹,外則失明,無益有損矣。


龍虎相會
龍性柔,主生物,屬木,在卦為震,喻人之柔性。
震本陽而取柔象者,陽少陰多也。
 
虎性剛,主殺物,屬金,在卦為兌,喻人之剛情。
兌本陰而取剛象者,陰少陽多也。
 
此性此情,
彼此隔礙,則為氣性塵情而傷生;
彼此和合,則為真性真情而益生。
 
龍虎相會,是以性求情,以情歸性,性情合一之義。
 
至於東家女、西舍郎,配為夫妻,
長男少女,兩家合一,金木相並等象,
無非喻此真性真情交會之意。
 
愚人不知,以肝為龍,肺為虎,運肝肺之氣於臍心,
或於丹田,或於黃庭,以為龍虎交媾者,非也。
 
殊不知肝肺之氣皆後天有形之氣,
不但不能凝結一處,即強團聚,積久成蠱,無法醫治,
自促其死,豈不愚哉!


坎離顛倒
坎卦外陰而內陽,
離卦外陽而內陰。
內陽為水,
內陰為火。
丹道取坎中之陽,以填離中之陰,以水濟火,
是謂水上火下,水火顛倒,
又名坎離顛倒,
以喻道心真知之神水,去制人心靈知之邪火也。
 
吾之真知,外暗內明,如坎卦外陰內陽;
吾之靈知,外明內暗,如離卦外陽內陰。
以真知而制靈知,
以靈知而順真知,
真靈如一,凝結成丹,
亦如顛倒坎離,水火相濟也。
 
至於嬰兒、姹女、黑鉛、紅汞之象,
亦無非形容真知靈知兩而合一耳。
 
愚人不知,指腎為坎,心為離,
運腎氣上交於心,心氣下降於腎為顛倒坎離;
又有採取閨丹,以男女作嬰兒姹女,男下女上為坎離顛倒;
又燒煉家以黑鉛制水銀,
或爐下煨火,鼎上貯水,為坎離顛倒、水火相濟者。
凡此皆非也。
 
夫修真之道,修其真也,
一切有形滓質,邪行醜事之類,假而不真,何能成真哉!


五行顛倒
五行順生,木生火,金生水;
五行顛倒,火生木,水生金。

火生出之木,永為不朽之木,如木遇火,煆煉成炭,入地常存之類;
水生出之金,永為不壞之金,如散金爐中熔汁成塊,分外生明之類。
 
火生木,喻人之本性在大造爐中,煆煉出來,永為不動不搖之性矣;
水生金,喻人之真情在欲海波中,親渡過去,永為無塵無垢之情矣。
 
古仙所謂,五行順行,法界火坑,
     五行顛倒,大地七寶者是也。
 
愚人不知,搬東弄西、采下補上、推前運後為五行顛倒者,非也。
 
殊不知一身純陰,
內而心肝脾肺腎,
外而眼耳鼻舌身,
盡是假物,
咽喉氣一斷,一堆臭穢骨肉,哪有一件是真?
若以此假物妄想了性了命,烏乎能之?


黃婆媒娉
黃婆者,中央土母,以其能調陰陽,能和四象,故名黃婆,
丹書借此以喻人之真意中真信,能以和性情,養精神之義。
 
真意真信即吾身中之黃婆,
所謂黃中通理者是也。
 
愚人不知,以意運五臟之氣會合,為黃婆媒娉,
又有造孽之輩,
用能言老婦調戲男女行淫,取處女首經梅子,為黃婆媒娉者,大非也。
 

真土無位,
真意無形,
無物不生,
無理不具,
能以會三家、攢五行,故名黃婆媒娉,
豈意念之意,作妖老婦之謂乎!


二八兩弦
月自晦朔之間,與日相交,
初三微光現象,
至初八陰中陽半,有如弓弦,是為上弦,
 
十六圓滿,一陰胎內微黑現象,
二十三陽中陰半,有如弓弦,是為下弦;
 
上弦得水中之金八兩,
下弦得金中之水八兩,
二八一斤,金水相停,陰陽相合之象,
丹書借此以喻剛柔相當,不偏不倚,至中至正之義。
 
愚人不知,或以男子十六歲為二八,
兩弦之氣足,而遂勒閉陰精,
或以黑鉛八兩,水銀半斤為二八兩弦之藥料,而燒煉服食者,皆非也。
 
《四百字》云:上弦金八兩,下弦水半斤,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
兩弦者,一陰一陽也。
乾剛為陽,
坤柔為陰,
陰陽相配,乾坤體成,丹元有象,於此可知兩弦之意矣。


黍米珠
人當未生身之前,在胞胚之中,混混沌沌,昏昏迷迷,
只有渾然一氣盤旋,別無他物,所謂太乙含真氣者是也。
 
此氣至神至妙,至虛至靈,至無而藏至有,
三元、八卦、四象、五行皆包於內,故無形而能變化,
所以變化無窮,五臟六腑、九竅百骸俱皆自然成就,
因其至神至妙,至虛至靈,又名真靈,
又名不神之神。
 
當其在母腹之中,一氣含真,名曰真氣,
及其出母腹,靈含一氣,名曰靈氣,
一氣為體,即是真空;
真靈為用,即是妙有。
 
真氣真靈,真空妙有,名雖有異,只是一真。
 
此真無形無象,無聲無臭,不可以言傳,不可以筆肖,
仿彿形容,不過一黍米之微,故古仙皆稱此真為黍米寶珠。
 
雖云黍米,而實無黍米之形,因其有一點靈氣,隱於中央,故名黍米;
因其有一點黍米之靈,而混沌虛空,三界無一不包,故名黍米珠;
究到實處,總是鴻濛未判之始氣也。
 
愚人不知,以女子首經中梅子為黍米珠,
又工夫家神存明堂,久而眼光散外,為黍米珠,皆非也。
 
夫鴻濛未判之黍珠,為生聖生賢,成仙成佛之靈寶,
豈濁血之物、存想之光所可能哉!
《四百字》云:
混沌包虛空,虛空包三界,
及尋其根源,一粒黍米大。
 
三豐翁云:
誰不知,誰不會,誰不行,都只在鴻濛未判一粒黍米上迷。


火候卦象
丹經皆借六十四卦為陽火陰符之法象,
 
以乾坤二卦為鼎爐者,取其陽剛陰柔為體也;
 
以坎離二卦為藥物者,取其剛柔中正為用也;
 
復姤二卦為陰陽之交界,取其剛柔運用各有時節也;
 
屯蒙二卦為造化之始,取其當進火而須用剛,
            當退火而須用柔也;
 
既未為造化之終,取其陽火而用剛,不可太過,
          陰符而用柔,不可不及也。
 
其餘五十四卦,皆隨乾坤坎離復姤屯蒙既未十卦運用,自然而然。
約而言之,總以陰陽相當,兩而合一,歸於混成之象而後已。
 
愚人不知,按六十四卦,在年月日時上強做作用功者,非也。
 
夫天地陰陽造化一氣流行,周而復始,迴圈無端,豈從六十四卦行哉?
六十四卦是聖人觀天象地,體陰陽造化而作,
六十四卦乃陰陽造化之解注耳。
 
人身造化與天地造化相合,自有六十四卦,豈可泥文執象哉!


生我之門
月至西南,晦極而生明,西南屬坤,純陰之方。
 
純陰之下,一陽潛生,有上坤下震之象,
在卦為復,
在月為偃月,
皆喻其靜極之中,忽有天心現露之義;
又名道心,
又名天良真心,
即前所謂偃月爐。
 
若見此心,保守不失,借之進陽退陰,
如貓捕鼠,必至陽漸生,陰漸退,陰盡陽純,則仙矣。
 
故以西南坤位為生我之門。
 
愚人不知,以婦人產門為生我之門者,非也。
 
產門乃生人之處,何以能生仙哉?


死我之戶
月至東北,陽光將滅,東北屬艮,
陰氣將純,陽光些微,有上艮下坤之象,
在卦為剝,
在月為覆碗,
皆喻其客氣剝消真元之義。
 
若有出世丈夫,勇猛男子,頓悟回頭,
借此一點余陽,以明破暗,用功修持,亦不難於返本還元。
 
一切凡夫,迷而不悟,順其陰氣剝陽,陽盡陰純,不死豈能之乎?
易曰:東北喪朋,
丹書又號死我之戶。
 
愚人不知,以婦女產門為死我之戶者,非也。
 
夫生門死戶,皆無形無象之門戶,
因其順陰則死,逆陽則生,故以生門死戶名之,其實只一竅耳。
 
古仙號曰生死關。
雖名為關,亦無方無所,乃強名也。
悟真云:
須將死戶為生戶,莫執生門號死門。
若會殺機明返覆,始知害裡卻生恩。
 
於此可知生門死戶之義矣。


有為之竅
有為之道即有欲觀竅之功。
 
觀竅者,觀陰陽造化之竅,借後天返先天,
和四象、攢五行、采藥進火,
自還丹以至結胎,工程次序,皆在其內。
若非真師口傳心授,毫髮之差,千里之失。
 
愚人不知,在後天幻皮囊上擺弄氣血,以為有為之道者,非也。
 
夫金丹之道,先天之學,
能以扭轉陰陽,竊奪造化,逆回氣機,顛倒乾坤,
先天而天弗違之道,豈做作後天一身有形有質之物所能成乎?
正陽翁云:
涕唾津精氣血液,七般靈物總皆陰。
若將此物為丹本,怎得飛升朝玉京。
紫陽翁云:
嚥精納氣是人行,有藥方能造化生。
鼎中若無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
 
噫!
金蝦蟇,玉老鴉,認得真的是作家。
有為之道豈易知哉!


無為之妙
無為之道,即無欲觀妙之功,
乃聖胎凝結以後之事,是靜觀一氣變化之妙。
 
當聖胎凝結之後,後天已返為先天,
只用沐浴溫養之功,勿忘勿助,
 運天然真火熏烝,變化自然,
無形生形,無質生質,
瓜熟蒂落,嬰兒出現,
而前之烹煉武火之功,皆棄而不用也。
 
愚人不知未窮性命是何物,修道是何事,
學些旁門曲徑小法乘,而便入山靜坐,
或閉關定神,以為無為者,非也。
 
夫性命必須雙修,功夫還要兩段,
兩段者,
一有為而先了命,
一無為而後了性,
豈空空靜坐定神而能了性命哉?
 
悟真云:
未煉還丹莫入山,山中內外盡非鉛,
此般至寶家家有,自是愚人識不全。
又云:
始於有作無人見,及至無為眾始知。
但見無為為要妙,豈知有作是根基。
 
於此可知有為無為,各有時節,各有作用,大不同也。


混俗和光
混俗和光,及乃大隱市朝之作用。
 
混俗者,混於俗中,使人不識也;
 
和光者,和而不同,在塵出塵也。
 
能混俗和光,外圓而能應物,內方而有主宰,
依世法而修道法,顯晦逆順,無阻無擋,行道至易。
 
愚人不知,或疑混俗和光是日間應事,夜間修靜者,非也。
 
果如是言,
謂之從俗則可,謂之混俗則不可;
謂之蔽光則可,謂之和光則不可。
 
蓋混俗和光之道,有奪天地造化之能,竊陰陽生殺之訣,
豈容易而知,容易而行哉?


藥歸土釜
土性溫柔,能以養物;
釜主烹煎,能以成物。
 
釜以土名,為養物成物之器,非尋常之土,非尋常之釜可比。
藥歸土釜,是喻其陰陽相合,聖胎凝結溫養之功。
 
溫養聖胎,全在一意不散,允執厥中,陰陽相當,不偏不倚,
故亦以土釜名之。
究到實處,只一中字耳。
 
守此中,則陰陽和,五行攢,聖胎全;
失此中,則陰陽偏,五行分,聖胎傷。
然則守中為溫養聖胎之妙訣也。
 
愚人不知,或挖地爐,養朱砂,取朱砂中水銀,以地爐為土釜;
或泥爐作灰池,燒鉛入灰池分銀,以灰池為土釜者,皆非也。
 
子野云:
真土無位,真意無形,特以中之土釜,
無形無象,無方無所,因其能成全聖胎,
故以釜名之,豈泥土之釜之謂乎?


凝結聖胎
聖胎者,聖人之胎。
即無識無知,嬰兒本面。
 
道至無識無知,百神會集,萬緣俱息,混混沌沌,
入於恍惚杳冥之境,自有為而入無為矣。
 
愚人不知,或運心液腎氣相交於黃庭為聖胎,
或神存中宮為聖胎,
或運氣後升前降,住於丹田為聖胎者,皆非也。
 
聖胎無形無質,
雖名為胎,而實無胎可見,
 
所云胎者,不過形容真靈凝結不散耳。
若以氣血強凝成胎,是乃促死之鬼胎,非長生之聖胎也。


十月胎圓
十月胎圓,乃神全氣足,根塵拔去,客氣消化,陰盡陽純之象;
猶如婦人懷胎,十月方能成全。
 
丹道以十月胎圓喻之者,
取其聖胎凝結之後,必須防危慮險,沐浴溫養,
期必至於圓成無虧而後已,非以十月為定期也。
 
愚人不知,疑於十月二字,或運氣,或存想,或凝神,
妄想結胎,以十月為定期者,非也。
 
修真之道,自采藥烹煉結丹結胎,
以至道成脫胎換化,要費無限功力,豈可以十月為期?
 
可知十月乃象言耳。


嬰兒出現
嬰兒出現,聖胎脫化之謂。
 
聖胎者,色身中又懷一法身也;
脫化者,色身中又生出一法身也。
 
因其色身中又生出一法身,
如凡婦十月懷胎生出一嬰兒,故以法身名嬰兒。
 
嬰兒出現,身外有身,跳出三界之外,
不在五行之中,躲過輪迴,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庚矣。
 
愚人不知,以坎中真陽為法身嬰兒,
或以腎中精氣為法身嬰兒者,非也。
 

坎中嬰兒,乃陰中之陽,
法身嬰兒,乃陰陽混化之真;
至於腎氣,乃腎中之邪火,絕無嬰兒之義,豈得混論哉?
 
悟真篇云:嬰兒是一含真氣,十月胎圓入聖基。
 
四百字云:
夫婦交會時,洞房云雨作,
一載生個兒,個個會騎鶴。
 
於此可知法身嬰兒之說矣。


移爐換鼎
大道圓成,身外有身,形神俱妙,已到大聖人地位,
而爐鼎無所用,更何有移換爐鼎之事乎?
 
其所以移換爐鼎者,仍將此法身潛藏密養,變化神通耳。
 
所移者何爐,所換者何鼎?
乙太虛為鼎,
無為為爐,
而前之乾鼎坤爐、朱砂鼎、偃月爐,一概藥物,俱皆不用矣。
只所用者,法身耳。
 
法身在虛無之中,自變自化,
愈虛愈神,愈無愈妙,
神妙不測,變化無窮,
所謂子又孫孫又枝,到此地位,休歇罷功,打破虛空,
跳上大羅之境,方為了當也。
 
後之學人,未得真傳,或疑身外有身,已抵道之盡頭路者,非也。
 
敲爻歌云:
一物無,隨顯道,五方透出真人貌,
仙童仙女彩云迎,五明宮裡傳真誥。
 
觀此而知法身千變萬化,方為極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