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千篇夢故事】做夢真好,夢裡面什麼都能不一樣啊…

夢境中~

我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個場合!
這可是我非常厭惡不喜接近的一群人啊…

一踏進會場教室門口,
這個可容納百人的教室幾乎已經坐滿了…

更一眼望去~
絕大多數人要不是蓮花指舞,
要不就是掐著劍指左右揮使…
再不然就像武俠戲劇誇張的張大手臂化弧運氣發功…

更令人噁心的,是幾乎清一色中式唐裝,
這時代似乎也只有這些人才會穿唐裝了!

我心中不禁OS著…
這好好的東方民族唐裝服色,
竟變成神棍邪師靈山眾的統一制服了…

只有一些少數人穿著他們自己民族服色的人,
散落在角落邊,
用冷靜地且訝異的眼神看著這些人『表演』…

看到此,我的第二腳就踩不進教室了!
正準備掉頭離開時,
在講台上寫黑板的一位大嬸回過頭轉過身看著我,
她非常慈善且溫情盯著我看,
被她這麼一看我竟當場傻愣在當場…

我稱呼這位女士為大嬸,好像把她叫老了…
她的歲數不過就大我不到十歲,
應該稱呼大姐才對!
但那豐腴圓潤的身材穿著一身印度傳統服裝,
就是這一身服裝,我把她誤以為是大嬸了…

我傻愣了很久沒有任何動作,
她微微一笑,然後平舉著雙手,
似乎示意著我冷靜,不要離開…

此時我注意到著她的雙手微微顫抖,
而雙手通紅好像燙傷一般又看層層脫皮般,
似乎都快滲出血水了…

當下立即心軟與她點頭示意留下,
然後就近向一個靠窗的座位走去…
到了座位時,一位梳著非常整齊西裝頭,
穿著日本傳統黑色高領學生服的高中生模樣年輕人,
對我微微一笑,我回以一個點頭微笑,
然後他又興趣昂然,
轉過頭看著他旁邊座位的唐裝大叔發功…

我看了那大叔一眼,不禁搖搖頭…
也不再理會教室會堂內的任何舉動,
只盯著窗外樹影搖動,陽光穿梭在樹影發呆…

課堂由印度女士主持講述,
我聽不懂得她的語言且心不在焉,
但是卻能知道她所講述的內容大概…
原來這一是場『靈通』或『靈能』的考核或選拔,
但我搞不懂其目的是什麼?

我心裡嘀咕著,我又沒有這能力在這裡湊什麼熱鬧?
盯久窗外樹影,發酸的眼睛都快闔上了,
卻總是瞟見印度女士不時深切觀望著我,
讓我很勉強的振作精神來…

終於下課了~
本打算一腳踏出教室繞跑…
沒想到那印度女士也大腳快步移動到我座位前,
而坐在我後面,
梳著漂亮西裝頭的日本高中生劈頭一句話:
『你的靈來找你了!』
我嘴巴張得大大的『嗄』!

心中咕噥著你們這些神神鬼鬼的『天命者』…
不遠離你們遲早搞成神經兮兮地『天病者』!
我無奈地乾笑,然後就想從這兩隙縫中閃人…

『小博士』!日本高中生喊住我…
而我整個人的神經和情緒就像被炸開了,
這名字至今還記得的人,絕對不會超過三個人!
那是我很小的時候,讓人給取的綽號…

日本高中生側著頭嘟著嘴繼續說:
『你的靈來很久了,就只是一直盯著我,
我問他要幹嘛?
他一句話也不說,直到你剛剛想走人時,
他才說出『小博士』…』

此時,我腦袋轉了幾百轉~
也許這詭異的日本高中生確實真有什麼異能…
但未必是靈通,可能是讀心術之類,
目的就是想要蠱惑迷亂我的心智!

心裡有了底之後,我反問日本高中生:
『那我的靈想要幹嘛?』
日本高中生轉頭看了看旁邊,然後又很無奈的表情回答:
『不幹嘛!留下來!』

在此時,那印度女士好像聽懂我們的對話般,
又再次的以懇切的神情觀望著我…
老實講我看見這印度女士的神情,
就像看著佛像的菩薩慈愛或聖母瑪麗亞一樣…
讓我難以對她說不!

就這樣我又留下來,
看了下半場得憋住不能笑的『靈山眾舞蹈表演選拔賽』…

終於無聊且乏味的表演結束了,
所有人各自喝水休息上廁所!
在休息時間裡,我費勁的拖拖拉拉,
因為我很不想再與他人有所搭訕或禮貌性的點頭打招呼…

當我再回到教室時,
教室大部分的桌椅已經堆疊起來了,變成一個小空間…
所有唐裝靈山眾沒有一個人在場…
現場只剩下~
呈現三行兩列的六個座位,座位上已經坐滿五個人…
在這六個座位的前面、右邊、左邊又各自有一個座位,
呈現圍繞的排序…
印度女士坐右邊、日本高中生坐在左邊,面對這五個人…
而這五個人座位前方,坐一位銀髮老婦人,
婦人的氣質高貴無比,身上的穿著挺像印度服飾,
但又不太像,因為沒有印度服飾那麼華麗…
就只是很單純粗麻布料而已!

銀髮老婦人聲音柔軟不疾不徐,
正在述說著日本高中生的身世…
婦人說:高中生的父親是劊子手,一生殺人無數…
而高中生就是他父親厭倦殺人,
立誓止殺時,所留下來的『最後一顆子彈』所投胎的!
所以高中生具備了『看透世間』的『天眼靈通』能力…

子彈投生!
我乍聽之下,荒繆無比,差點笑出聲來…
但瞬間心念一轉,噢,不!
這是譬喻,因為他的父親在劊子手生涯覺悟了,
所以能得此子,並重新拾得對於生命的意義…

接著銀髮老婦人又說:
印度女士的能力是『醫療靈能』所以她的雙手通紅脫皮…
因為她用雙手病毒感染的犧牲,來換得病人的健康!
但她每一次完成蛻皮之後,又會有一雙健康的手…

銀髮老婦人說完後,才抬頭看了我:
『你來了!』
我很不意思的說:『抱歉!遲到了!』
銀髮婦人親切的說『坐吧』…

但是我並不想移動腳步去坐下,
依然站在與銀髮婦女、印度女士、日本高中生,
形成正方形的位置上…

銀髮老婦女看了,莫名的給我一個點頭與微笑…
『現在接著要說你了!』
我驚奇地指著自己鼻子回答『我』…

銀髮老婦女說『你是夢行者!』
『你的靈能,就是作夢!』

我尷尬的乾笑著回答:
我最會作夢了,這也算是『靈能』嗎?

銀髮老婦女慈祥的雙眼看著我,笑而不答…
而印度女士和日本高中生充滿羨慕的眼光遠望著我…

我喃喃自語『作夢』…
『作夢』…
『作夢』…
『作夢』…
『作夢』…

夢醒!

做夢真好,夢裡面什麼都能不一樣啊…

2019.09.01

夢境中~我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個場合!這可是我非常厭惡不喜接近的一群人啊…一踏進會場教室門口,這個可容納百人的教室幾乎已經坐滿了…更一眼望去~絕大多數人要不是蓮花指舞,要不就是掐著劍指左右揮使…再不然就像武俠…

心靈卜手發佈於 2019年9月1日 星期日

關於「章真言」

潛能開發、志趣引導、專長定位、學業目標、 適性發展、個性優勢、生涯規畫、事業前程。 迷津解惑.... 心靈卜手 章真言老師
分類: 日記千篇夢故事。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